當年今日

破琴與毒藥 - 李敏

蘋果日報 2003/01/21 00:00


隨手截停一輛的士已經是一種際遇,是好是壞要看造化。
一天,我截了一輛播放古典音樂的的士,我不知道曲名,只知那支小提琴曲如泣如訴,一定是出自大師之弦,於是就請教司機先生。
他用英語:「Classicalmusicisverynice(古典音樂很好)。」我追問:「到底你現在聽的是甚麼?」
他繼續用英語:「DavidOistrakh。」(還記得他每次說Oistrakh都有不同發音,最後我是致電音樂指揮家李樹昇求證)。
Anyway,我們用中文吧!
後來朋友借給我歐伊斯特拉夫(即Oistrakh)的唱片,聽後感是「心弦扣人」,怪不得他在俄國被冠為音樂界的「KingDavid」(大衞王)。
愛上一個藝術家,也愛上有關他的一些傳說,據聞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的俄國音樂界競爭相當激烈,不招人妒是庸才,歐伊斯特拉夫第一次和列寧格勒管弦樂團合作表演時,就有人想歪了,竟然拿一把「破琴」給他,但當歐伊斯特拉夫上台拉奏時,根本就沒有人發覺醉人琴音是出自一把破琴。
還記得高志森導演告訴我的故事,內地戲壇的大老倌只會用最親的人遞茶水,這是避免給競爭者在茶水中落藥,即使不死但失聲也不值,若失場名譽就毀於一旦。其實每個行業都有競爭,真是防人之心不可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