噴煙=嚴重罪行 - 鍾偉民

蘋果日報 2002/01/22 00:00


偷電話,絕對是嚴重罪行。
試想想,遊客給扒了電話,難以跟原居地和旅伴連繫,會造成多大的困擾和不便?生意人給扒了電話,失去貯存的客戶號碼,連絡不上,錯失時機,會導致多大的煩惱和損失?一個地區要發展旅遊商貿,但滿城偷電話賊,怎可能發展起來?
我在福州花鳥巿場給偷電話這樁「個別事件」,內因很多,包括:數日來,睡眠不足眼昏花,消化不良肝火盛;對眼前五色雜陳的美石,也過分着迷;然而,沒有外因配合,竊賊,仍舊無從下手。
早上九點鐘,石巿擠滿人,顧客和石販,幾乎都發了狂地噴煙;中國煙民真多,露天石巿,像在焚化垃圾,罩着大片濃霧。
最討厭不認識的人向我噴煙;大家各不相干,無仇無怨,怎可以把肺裏的穢氣毒霧噴人?分明是活得不耐煩,向人家挑釁。
一邊抖衣,一邊撥霧,這樣推搡着前進,愈走愈惱,忽然,幾條大漢站在人堆裏不動,要擠過去,煙噴過來,我伸手掩鼻,報以鄙夷目光,毫無疑問,同黨就乘隙在背後探手挎包,勾出手提電話逸去。
賊子偷電話,還可能因為長期下崗,吃不飽,抓到牢裏囚上十年八載,養肥了,再放出來,那是善舉。噴煙的,大概飯吃得太飽了,沒事幹,就聚在一起當賊子的幫兇;既然這麼愛吸煙,就關進毒氣室,讓他們吸個兩眼亂白,一命嗚呼好了。
在「特區政府忠告巿民:吸煙危害別人健康!」之外,應該再添一句:中國政府警告煙民:噴煙助長嚴重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