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此存照
藝術家畫油畫存真相

蘋果日報 2012/07/02 00:00


當7.1遊行數字「被推算」最高峯時也只有6.3萬,當新聞與言論自由不斷被打壓,身兼教職的本土藝術家PerryDino(藝名)憑良心一筆一畫為港人記錄「屬於我們的歷史真相」。他以旁觀者角度,在7.1遊行的街頭、六四集會及D&G事件中,以油畫形式紀錄一幕幕港人的淚與汗。他表示,油畫保存時間最長久,即使有天遊行示威在本港成絕響,真相亦能承存下去。
D&G禁影相事件為起點
「我坐喺中央圖書館附近一直畫,大部份出發人士都見到,成個遊行超過四十幾萬人參與絕不出奇。」Perry在7.1遊行時,坐在中央圖書館附近記錄遊行情況,這幅油畫成為他最滿意之作。「畫入面嘅皇后像已褪色,代表英治時期過去;港人拎住龍獅旗,代表我哋回味英國統治。有人拎台灣國民黨旗,香港都有人推崇三民主義,呢啲正係歷史真相」。
「勇字當頭企出嚟,再唔企出嚟捍衞就乜言論都無晒。」八年前,Perry毅然放棄耕稼14載的廣告事業,專注成為本土藝術家。他關注到自回歸後,港人的自由不斷倒退。「喺D&G門口影張相都唔得,我咪開始畫油畫囉,當時都預左比警察捉,好彩冇事,仲得到市民支持。」他認為本年初的D&G事件令港人蒙羞,故在作品中,將D&G的門牌加上大量污迹。
身為兼職教師的Perry認為遊行集會是良好的通識教材,油畫是保持得最長久的畫種,希望日後的每一代港人都看到,就像「制水」的照片可以為港人記錄當時的社會面貌。「我憑住我認為對嘅信念去畫,今年六四晚會我都有畫,有種承傳歷史比下一代嘅使命感」。即使未來遊行示威在本港成絕響,學生也不要被國民教育洗腦。
六四事件發生時,他還在大學裏趕功課,遺憾錯失見證機會。「如果我當時可以走上北京街頭,我會係企喺坦克車前面畫油畫嗰個人。」目前他的筆下歷史油畫有三幅,日後會一直畫下去。即使可能被食環署控告阻街,他也希望盡最大努力捍衞藝術與言論自由,為港人記錄一幕幕充滿淚與汗的珍貴場面。
記者吳嘉羚
empty
PerryDino表示六四燭光集會的油畫是重要的歷史紀錄。黃耀興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