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無「家」可歸 - 麥飛

蘋果日報 2002/08/02 00:00


新聞報道裏,總會出現品種繁多的專家。股市跌了,找個財經專家;綜援減了,找個社會問題專家;連家變慘劇,都會找隔鄰的王師奶,充當「人格評審家」。滿街是「專家」,令麥飛記起在百無聊賴時,想到的一個故事:
某城市出現一種奇怪的病毒,這種病毒通過食物高速傳播,令全城上下驚惶不已。市長為了對抗離奇病毒,特別召來各路專家開會,共同研究良方。在會議廳內,專家到齊了,只欠市長。會議桌上放了一個蛋糕,蓋上透明的膠蓋,膠蓋貼着一張「不要觸摸」的貼紙。專家們圍着蛋糕,議論紛紛。生物學家搶先發言:「你看這蛋糕的表面,像佈滿火山口,是病毒的溫床。」化學家也不甘示弱:「這蛋糕顏色又青又黃,相信當中含有一種奇怪的化學物質,可以引發奇怪病毒。」社會問題專家也來插一張嘴:「這個蛋糕看來設計精美,但用料下乘,明顯是用高貴外表,誘騙低下階層中毒,這是資本家可恥的行為!以為有錢大晒!」「先生們,這蛋糕是大家今天會議的茶點。」站在專家們背後的一個中年女人細聲說。「不可能!這蛋糕像堆糞便,怎可能是茶點?你是甚麼家,不要妄下判斷!」食家高聲質疑。「各位,她是我的管家。」市長在人堆後面介紹道。人總愛「家」,但很多大師寧願像流浪漢,無「家」可歸,求保赤子心。
【代郵】先後收到幾位讀者的電郵,問麥飛為何不回覆先前寄來的信,麥飛翻查過郵箱,確實沒有收過。看來舊郵箱不行了。要寄電郵來的朋友,請用新電郵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