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不許見白頭 - 李登

蘋果日報 2003/01/21 00:00


看徐家傑先生的專欄才曉得,泰國拳聖亞披勒原來是七冠王。
十多年前,他跟日本拳王須田在香港比試,那場拳賽實在讓我看得難過,當日亞披勒年紀已大,為了給病母籌手術費再上擂台,拳迷誰忍見他落敗。對手也似乎有點手下留情,賽後還向他下跪致意。年輕的時候,我看七個須田,也抵不上一個亞披勒。只是拳怕少壯,英雄遲暮,奈何。
美人名將,都不許人間見白頭,不就是這個道理?看過一部紀錄片,見一隻老獅子晚上碰上大群鬣狗,讓牠們團團包圍住。牠們就是欺牠病弱,孤身一個。獅子明知逃不了,就無奈躺下來待斃。牠讓我想起亞披勒。
亞披勒讓我想起法國球王柏天尼。當年掛靴,他為祖雲達斯踢完最後一場比賽,就悄悄離開球場,可嘆竟是一人獨憔悴。
柏天尼讓我想起原節子。她演過《東京物語》,是日本女星當中罕見的殊色,後來忽然淡出了電影圈。原因我想只有一個,該是不許人間見白頭。
原節子讓我想起網球美少女歌妮高娃,而今風華正茂,十年之後倒肯定搖身變作個滾圓的脂肪球。就說港姐郭羨妮,到了半百,還能留得住多少魅力?風光過了,誰都該識趣人間蒸發。
現在盼着的,是徐家傑先生的《旋風腿王傳》。真想得見亞披勒未白頭時的風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