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誠明立之 - 左丁山

蘋果日報 2011/09/02 00:00


八月二十二日晚上回到香港,磅吓體重,肥咗兩公斤,哎吔,有排先至減得番,想話成個星期節食,但由星期二至星期五,有五個午餐晚餐約會,走唔甩,只有在星期三中午自己吃碗魚蛋米,晚上又只吃一碗魚蛋米,吃完就在路上係咁行,行到件恤衫都濕埋,希望有助減肥。
香港發生之事情,大小都有,有時無厘頭咁會關左丁山事,其實左丁山對港大百年慶典風波,事發前後講都未講過一句,都俾人擺上台,簡直莫名其妙。李克強到港大,直情係送大禮,最具體嘅就係每年中央撥專款作港大一千名師生到內地作研究、交流、培訓之用,計番錢,等於幾多?至少值二三千萬元啩,一位曾在港大任教三十年,現已退休嘅講座教授同左丁山講:「計計埋埋,去到一億元都唔奇,每年搵一位富豪捐一億元,難到極!」
咁大禮,港大應該多謝啩,點知因為保安,封校園,禁錮學生事件,禍延言論自由,香港價值,鬧到港大一片風雨,校長徐立之成為代罪羔羊,慘成攻擊對象,尋且有人怪責中大「二奶仔」㖭,認真搞笑。他日中大倘若不幸發生同樣事件,中大人一定唔會因為校長沈祖堯係港大校友而扯埋港大落水。徐立之係中大新亞書院一九七二生物系畢業生,現任新亞書院院長信廣來教授係港大一九七五年數學系畢業生、史丹福哲學博士、孟子及儒學專家,佢肯在新亞校董三顧草廬之後出任新亞院長,新亞校友都唔知幾高興,深慶得人,一位哲學名家做新亞院長,十分適合,大家從無考慮過信教授是否港大人。
「明報」社論話徐校長有承擔,領導港大脫離險境,講得幾啱。徐立之熟讀新亞校歌:明白:「山巖巖,海深深,地博厚,天高明,人之尊,心之靈,廣大出胸襟,悠久見生成」之理。港大傲立一百年,經歷不少風雨,所謂「八一八」事件,在歷史長河中微不足道,徐校長本着新亞精神,「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千斤擔子兩肩挑,趁青春,結隊向前行」,在港大多做校長六年,可與全校師生結隊向前行,再登高峯。新亞校訓「誠明」,出自《中庸》:「誠則明矣,明則誠矣」。有誠明之心,方可明德格物,立足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