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雨景酒吧 - 陳也

蘋果日報 2002/01/30 00:00


落雨司濕,酒吧人丁單薄,高腳酒杯在上,高腳櫈在下,一樣空蕩蕩。這是獨個兒喝暖酒的happyhour。揀你最喜歡的位置,一眼關七,街內街外的雨景,逃不過你的耳目。
酒吧沒有一間是用來看雨景的。你記得很久以前的某一夜,雨也是這樣拖拖拉拉灑了一天,你們就是在這種濕冷的場景中講再見,很禮貌地道別,目送他轉身離去。在門前台階上,他撐起一張雨傘。在酒吧櫈上乾坐着的你,竟然聽到酒吧外雨點打落傘面的叮叮嗒嗒響。那是你半生也不能忘記的一把雙人雨傘,一個人在傘下,顯得寬偌無比。你幾乎按捺不住,有衝動跑出酒吧,追上他的背影,儍戇戇問:「橫豎傘下有位,可以遮我一程嗎?」
你記得沒有這個二人同傘的情節發生,因為你害怕他會憂憂一笑,盯住你客客氣氣反問:「我可以遮你,但是,你要去甚麼地方呢?」
「讓我碰上你,甚麼地方也不想去,能像雨點般悄悄黏住你的鼻樑與髮尖,做你側臉上的一小點反光,就夠好了。」可你就是沒開口,密密打下來的雨聲像透掌聲。要是開戲的話,這樣造型的男主角,只有寒夜酒吧雨景撐得起場。他問:「你不說話,難道我們就這樣站在雨中嗎?」
酒吧有瓦遮頭,酒精與雨水沒給搞混淆。所以我坐在高腳吧櫈上一口一口呷着暖酒,沒有趕上他在雨中的獨行身影。雨景酒吧的虛擬對白,多年後,還未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