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月都市】講就兇狠 做就恭謹

蘋果日報 2015/10/01 05:20

性奴Fifty Shades of Grey暗角打鑊風月都市

凌晨三時,一整晚的拉扯、角力和哭鬧,安慰的話大家早已說光,主角Ivana也哭夠了,伏在枱上,醉了睡了。我低聲問旁邊的Kathy,有權力的男人真的很吸引嗎?是被虐的快感在作祟嗎?得到的回應是:「他這種控制狂,搞不好平日是S,床上變M,一秒變身小太監,千依百順。」
有點醉,有點睏,來不及出示臉都按凹的驚訝emoji face。Kathy瞇着眼,「大家看得太多《Fifty Shades of Grey》,依我看,這種極端關係,閉上房門,性格角色都調換……就好比我與小弟弟的一段關係,那動人時光……」彼此都累得繞過禮貌性反應,看她一臉陶醉,也懶得取笑她可否讓羅生門完喇好嘛,她也自動開波闡述幾年前發生的姊弟戀。Kathy是不折不扣的女強人,處女座的工作狂,聽她口吻,如果我在辦公室碰到她這種同事真係冇運行。她看不過眼的事情太多,狠狠罵你也罷, 她還會不時拿糗事來揶揄你,務求讓任何關事的三姑六婆也來聽一遍。她對軒仔的態度更加嚴厲,初介紹時,神態自若,彷彿這軒仔是「我的」。Kathy像個外科醫生,手往後伸,他就要施展讀心術,速速遞上她心目中的刑具。護照、回鄉卡都被扣起,廿四小時候命,on call直到天荒地老,小軒軒休想逃離五指山半步。
「剛開始便覺得他在床上需要壓倒性的主權,看我滿受落,他便插上旗幟,宣佈這是他的王土。」把她摔倒,再勒起手腕,只要她稍有郁動都會喊停、壓制,總之你要聽我支笛,超然地位誰敢踩界。若然她犯規被記大過,軒帝甚至會蒙住她雙眼(她是蠻推介予各位讀者的),任他為所欲為。回想起也教她嘴角上揚,「每一個施暴者(S),內心都隱藏着一點被虐(M)的癮,他滿足到我每一個感官。」
Ivana半伏着,輕晃酒杯,「哈……也對……我的他就是這副德性,床上是個弱者,我最想念他的悲鳴。」從新加坡回來散散心的她,在剛過去的大選,天天看着議員男友跟老婆挽手面向傳媒晒恩愛,心中滿是煎熬。每每完成助選活動,對方都馬上奔向她,強拉進房間。衣服扒光了、盔甲卸下了,議員先生頓變小性奴,瑟縮一邊,苦苦哀求在被「暗角打鑊」。懾住她的霸氣只會外露,令180°轉換的溫柔更誘人,也是她一直守在他背後的原因。
天快亮,望着身邊一個超人、一頭奴隸獸,壓抑都給發射;我沉默,把酒喝光。自覺稱不上有S或M的傾向,但如果現實與床上關係有正反兩面,不禁會想,自己的黑暗面是甚麼。
撰文:馬朗澄
編輯:陳國棟
美術:吳子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