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政治沒有公道可言 - 王岸然

蘋果日報 2002/09/14 00:00


港交所主席鄺其志一句說話:公道自在人心,作為回應了仙股調查報告對他行政上有責任的指控。平情而論,這個委員會從開始就沒有令人信服的地位。其報告亦一如所料,為財政司及財經局長開脫,說他們不必負責。對原則上只是研究執行市場改革的鄺其志公平嗎?自然不公平,但他的一句說話,卻是十分精警。政治本來就沒有公道這回事,為官多年的鄺生又焉會不知官運是重要過能力的道理?說公道,他根本不值年薪七百萬,不知道他想通了沒有?想通了,做完這份合約,反正續約無望,他應該可以瀟灑一點了。
政治只看你是否有權位在手,要是三年前他當時得令,有陳太與曾蔭權作後台,他當然無事。梁錦松與馬時亨,心中從無公道之念,一開始就想將責任推到港交所了事。結果是玩火自焚,在問責的觀念之下,你應知而不知,就是一種責任上的缺失,尤其是兩位的權位是政治任命,不若一般公僕逐級而升,以為自己不知道,不是經手人,就可以置身事外,就可以大剌剌地追究別人的責任,是大錯特錯。
作為團隊的領導,一定要表現出身先士卒的勇氣與維護下屬的精神,而不是有事發生就將責任下卸。經此一役,兩位的表現肯定嚇怕下面的公僕團隊,以後一定事事請示,天天開會,無人願意將責任孭上身上,這是兩位不明公僕文化的代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