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素描:洋洋一人收養三十頭牛

蘋果日報 2002/03/25 00:00


本港最近多了一間志願機構,名為「世界動物權益(慈善)協會」,協會負責人洋洋轄下的「世界動物」暫時只有三十隻牛。牠們都是被主人趕走而無家可歸,弱質纖纖的洋洋覺得牛牛身世可憐,就在元朗大棠租地收養牠們。人與牛日久生情,現在她每天都用大聲公跟牛牛聊天。
「『好彩』你唔使驚,我好錫你㗎,你聽話啦!」洋洋手持大聲公,溫柔地勸說着正在鬧情緒的流浪牛「好彩」。今年一月,晨運客於大棠山頭發現了一頭流浪牛,洋洋聞訊立即找人把牠帶到牛棚附近,等候閹割以便收養。洋洋給牠起了個名字叫「好彩」:「佢可以嚟我哋嘅牛牛大家庭咁好彩,咪叫佢『好彩』囉!」

首次接觸受感動
洋洋收容的每一頭牛都有名字:「知足」、「常樂」、「長壽仔」、「跳欄仔」。她強調對牛沒有偏愛,只是香港地貓貓狗狗都很多人爭着照顧,牛牛的際遇卻特別可悲:「自從養牛之後,我就知道乜嘢叫世態炎涼,人性險惡到乜嘢地步!」
九七年回歸前有一次洋洋乘坐小巴時,從收音機聽到漁農處(現為漁農自然護理署)在東涌捉獲一批流浪牛,牛隻正面臨人道毀滅的厄運。洋洋於心不忍,走去探望那批牛牛:「啲牛一見到我就即刻湧埋嚟,眼神好無助,有一隻重喺度流眼淚。」
於是洋洋放下寫字樓的文職工作,走到元朗大棠租地搭建牛棚,安置這批流浪牛,牛棚的名字叫「原居牛之家」。此後但凡有流浪牛被捕捉,洋洋都會想盡辦法收養牠們,至今「原居牛之家」養了近三十隻牛。

賣房子應付支出
清晨五時起牀上山割草給牛吃,又要出元朗市區購買飼料,洋洋每天打理牛棚至晚上八時才休息。她說樂此不疲,但事實是身體每況愈下。洋洋患有心臟病,一個寫着「心臟藥」三字的小袋永遠都掛在身上。她出入都要扶拐杖,因為兩年前看牛時跌斷了左腳。
洋洋沒有收入,惟有賣掉房子,應付「原居牛之家」的開支。她的博愛並未獲得親友的支持,洋洋卻一臉不在乎,還洋洋自得地說:「青山白雲就係我嘅好朋友,啲人接受唔到我並唔重要。」但她仍然希望政府肯幫她:「我嘅心願係設立一個耕田牛保護區,可以教育下一代尊重生命,又可以用牛糞嚟做有機耕種肥料,推動環保。」
洋洋小檔案
●曾入讀基督教幼稚園,年幼時信奉基督
●年長後認為信基督者可上天堂,不信則落地獄,教義不公平;適逢友人送贈《般若波羅密多心經》,教人種善因得善果,認為合乎邏輯,故改信佛教
●八八至九七年間,在越南難民營當義工,難民營關閉後,思索有誰需要她幫忙,碰巧得悉流浪牛的厄運,遂立志收養流浪牛
●九七年成立「原居牛之家」,並捐款至印度新德里,飼養該處的流浪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