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作品追求故鄉憂鬱的靈魂 反映文明衝突
土耳其作家奪諾貝爾文學獎

蘋果日報 2006/10/13 00:00


《我的名字叫紅》(MyNameisRed),土耳其作家奧罕.帕慕克(OrhanPamuk)的書名改得好,楊千嬅推介他這本小說為十本好書,現在他紅得頭上掛上世界文壇最崇高的桂冠,成為首個奪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土耳其人。
土耳其橫跨歐亞大陸,有豐富的歷史和文明,又受到伊斯蘭文化和現代西方文明之間衝突拉扯,帕慕克作品中重複出現的主題,就是在這背景下的種種混淆和迷失身份。瑞典學院昨日宣布他得獎時,聲明只有這樣的一句:「在追求他故鄉憂鬱的靈魂時,發現了文明之間的衝突和交錯的新象徵。」
大時代的內容賦予作品靈魂,也需要出色的寫作手法承載。帕慕克小時立志當畫家,令他的作品充滿特別的風格。香港中文大學英文系教授帕克(DavidParker)說,帕慕克在《我的名字叫紅》用一個16世紀蘇丹九日間發生的事,去展示整個土耳其歷史的變遷,本身就發揮了土耳其傳統微型畫以小見大的觀念。
帕克又說,《我的名字叫紅》的寫作很有後現代主義風格,書中敍事者不斷轉換,「引人混淆之餘又引人深思」,書中又將兇殺懸疑、歷史和哲學思辯等不同種類文體混而為一,寫得「機智又好玩,多采多姿又直接,對今日伊斯蘭世界也有啓示」。
楊千嬅推許作品讚實至名歸
《我的名字叫紅》也得到本港女藝人楊千嬅推許,去年她在港台十本好書活動推介這本書,指書中「異國風情配合一個驚慄的謀殺之謎,教我看得愛不釋手」。楊千嬅昨日向本報表示:「我好恭喜作者,呢本書可以做教科書,佢唔單止題材好,文學性又高,我推介大家要睇呢本書,所以佢獲獎係實至名歸。」
帕慕克的名字,近年在國際文壇響噹噹,他之前先後已得13個文學獎項,現在再添諾貝爾獎1,000萬瑞典克朗(1,054萬港元)獎金。瑞典學院常務秘書恩達爾(HoraceEngdahl)宣布他得獎時,現場記者熱烈鼓掌。恩達爾盛讚帕慕克「擴闊了當代小說的根源」,「從西方人手上偷走小說這種文體,將它轉化成前所未見的東西」,又透露帕慕克知道得獎後很高興。
批評政府殺少數族裔吃官司
帕慕克得獎,卻在國內引起一些非議,因為他去年曾因發表言論,指土耳其不敢面對屠殺亞美尼亞和庫爾德族少數族裔的事實,被當局起訴而引起言論自由爭議。土耳其文化部雖恭喜他得獎,著名女小說家庫爾(PinarKur)卻指頒獎給帕慕克是「出於政治多於文學」。
美聯社/路透社/本報記者
empty
楊千嬅去年曾推薦《我的名字叫紅》作十大好書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