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觀點:G20難達成「新廣場協議」 - 潘國光

蘋果日報 2016/02/26 00:00


20國集團(G20)於本周五及周六在上海召開財長及央行首腦會議,市場上有聲音表示,目前全球經濟面臨的威脅,已接近1985年「廣場協議」誕生前的情況,因此各國政府有必要採取類似回應以及緊急的聯合行動,來提振經濟及防止新一波市場恐慌出現。
1985年9月22日,美、日、德、英和法國(G5)財長及央行首腦,在美國紐約廣場飯店舉行會議,達成一籃子協議,稱為「廣場協議(Plaza Accord)」,內容包括抑制通脹、擴大內需、減少貿易制裁手段,並共同干預外滙市場,使美元對主要貨幣有序下跌。自協議實施後,日圓滙價持續升值,至1987年,美元兌日圓貶值約50%。
觀乎現時的國際形勢,要達成「新廣場協議」確實存在頗高難度,其中包括:

(1)各國對當前全球經濟面對的問題抱不同的看法,更不用多說會否達成一致的解決辦法。從近期美、歐、日、中等央行官員的言論看來,他們都同意全球經濟及金融風險已有所上升,但卻認為自身的經濟沒有多大問題,問題只是在於其他國家的政策出錯。

(2)即使外資大行似乎找出了人民幣滙價為問題的「根源」,但對於應該採取何種干預手段,想法卻是南轅北轍。有美資投行就認為,要讓人民幣一次性大幅貶值,並承諾穩定美元滙價以支持經濟成長。「一次性大幅貶值」也是近期積極造空人民幣一眾對沖基金經理的心聲。但如何能一方面讓人民幣貶值,而另方面保持美滙穩定,方法卻不詳。更重要的是,白宮日前一再批評中國操縱滙率,顯然要給中國施加壓力,要升值而不是貶值,「人民幣要升值」也是美國國會內的主流想法。

(3)與1985年的情況不同,當時G5幾乎完全主導了全球經濟的話語權,因此要操縱滙價可說是易如反掌。但現時G20內的權力分佈卻十分複雜,不但成熟與新興經濟體佔全球GDP的比重相若,美、中兩大貿易國在G20內的政治影響力亦有所拉近。經濟與政治取態兩者難以完全分割,假如各國在當前全球不同的地緣政治問題上出現如此大的分歧,在經濟及金融領域上就更難達成有意義的共識,情況就如近期一眾產油國沒法達成減產協議一樣。

潘國光
富邦銀行(香港)第一副總裁兼投資策略及研究部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