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不動你的心 - 邁克

蘋果日報 2019/01/04 00:00

l012克社會邁克黃耀明潘迪華中詞西曲西詞中曲

黃耀明說,《潘迪華音樂旅程演唱會》會唱兩首英文歌,問他歌名,得到蒙娜麗莎式神秘微笑,可惡呀,潘姐姐歌單上中詞西曲和西詞中曲都多不勝數,由A到Z應有盡有,要猜簡直無從下手。上星期某下午坐在巴黎寓所廚房埋年結,無線電文學節目訪問一個老鼠聲的女作家,女士似乎對世界末日頗有心得,歲晚講呢啲不知算攞景定贈慶,到最後還播出應棍的《The End of the World》點題,防止自殺協會多得佢唔少。原汁原味的Skeeter Davis版本,不是更熟悉的茱莉倫敦,我最喜歡跟住那段camp到痹的唸白呻吟「為什麼我的心繼續跳動,為什麼我這雙眼流淚」,將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肝腸寸斷。

這首歌中文版不下五六個,最早應該是潘姐姐用國語唱的《打不動你的心》。忘了填詞人是誰,網上查不到資料,聲聲「情郎呀」,頗具《綠島小夜曲》風味,上面一句台詞譯成「眼中的淚已經流盡,火熱的情結成了冰」。近日左鄰右舍就大俠翻譯忠實與否展開深度討論,引起「陶古井」熱鬧,借用他們的學術角度審視此曲,肯定獲得本末倒置頭重腳輕結論,西詞將憶亡父轉化為念逝情,是詞人充份享用創作自由,中譯的歌名開宗明義襄王無意,豈不是擅自改為未曾真箇已消失嗎?但影影綽綽似曾相識,正是移花接木的樂趣,原詞「為什麼太陽繼續發亮,為什麼汪洋趕頭趕命拍岸,它們不知道這是世界末日嗎,因為你不再愛我」,中唱「相思的夢已經做完,留下辛酸的懷念,情郎呀為什麼我的愛,還打不動你的心」,不也相得益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