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心臟病 - 蔡瀾

蘋果日報 2002/06/04 00:00


「哈哈哈哈。」倪匡兄說:「吃了西藥,血壓低得剩下七十多。」
「太低也不好。」我說。
「所以再去看醫生呀。」
「是甚麼醫生?」我問:「洋人醫生,還是華人醫生?」
「華人。」倪匡兄說。
「那麼語言沒有問題吧。」
「那醫生講的台山話,我一句也聽不懂,最後他轉用英文,我才聽懂三成,其他的由倪穗翻譯。」
「醫生怎麼說?」我問。
「哈哈哈哈。」倪匡兄笑:「那傢伙原來也是我的書迷,不談我的病情,講的是我的作品,用英文把我的書的名字一部部翻出來,我要聽得老半天,才知道他說的是哪一本。」
「想不到半唐番也看書。」我說。
「無聊嘛,在美國。」他又笑。
「最後還是講到病情吧?」我問。
「唔,他說血壓低了不要緊,高了才擔心。」倪匡兄說。
「他有沒有叫你減肥?」
「有呀,他要我減三十磅。」倪匡兄說:「我說要是我能減三十磅,就不必來看他。他聽了之後說減十磅也行。」
「減不了呢?」我問。
「醫生說減不了的話,在三年之內,一定患糖尿病。」
「如果是糖尿病,我倒知道北京有一個醫生,專門醫糖尿的,到時介紹給你。醫生還說了些甚麼?」我問。
倪匡兄說:「醫生說我這個病,要是不戒口,二十年後一定有心臟病。他根本沒問我有多少歲。還講二十年後的事。倪穗和我聽了之後在醫院哈哈大笑,笑得其他人都轉頭來看我們。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