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土產 - 蔡瀾

蘋果日報 2002/01/14 00:00


已經是旅行的世紀,交通發達,去甚麼地方都很方便,問題在於是不是說走就走。要是不走,一生人甚麼地方也甭去。
最普通是拍張照片,證明到此一遊,所以儍瓜相機賣得那麼多,柯達和富士發達了,威過一陣子,目前才擔心被數碼代替。
更普遍的是買些不管用的紀念品,紐約自由神像、悉尼樹熊、倫敦火柴頭御用兵,都是中國製造,你不想要,旅行團嚮導也會迫你買幾個回來。
還是吃的最實惠,新加坡豬肉乾、檳城鹹魚、曼谷榴槤糕,吃完了不會變成廢物。
就是不明白為甚麼只看風景,不接觸當地人?不看人家是怎麼活的?
風景有甚麼稀奇?當今電視機裏,要看甚麼地方有甚麼地方:巴黎鐵塔、荷蘭風車、埃及金字塔,看得不要再看,雖說親自感受不同,但對一般遊客,只是一張明信片。
旅行,最好的土產品,應該是回憶。
我時常說是人,不是地方。遇到的人,才值得令你想起一個地方。如果交了一個朋友,怎麼壞的地方,都會變好;遇上一個扒手,風景再美,印象不佳了。
到比我們貧窮的國家,我們應該感謝上蒼,讓我們活在樂土上;去了較我們文明發達的都市,我們應該爭取那種自由的精神。
原來人可以這麼活的!在印度,人們扭一團麵,撻在壁爐上,一下子熟了脹起,就能吃了,比吃白米飯快得多了!
原來人可以這麼死的!在墨西哥,人死得多,把死亡當成一個節日來慶祝,葬禮才放煙花。死,並不可怕。
原來人可以這麼快樂的!在西班牙,明天是明天的事,何必憂國憂民?
下次旅行,帶多點土產回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