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前,迎向無窮盡的…… - 鍾偉民

蘋果日報 2002/09/09 00:00


大學生迎新,把學院當成桑拿場吸納新血,行為惡俗,語言粗鄙,大家沸沸揚揚議論了幾天,都認為是傳媒渲染色情之過;有這樣的傳媒,就有這樣的學生;傳媒竟來譴責學生,是賊喊捉賊。
大家都是賊,我同意;但把大學生的醜行歸咎「色情」,就絕對荒謬!絕對誤導!徒然讓吃道德飯的東西鬆毛鬆翼:「我們說過了,這洪水猛獸,早該禁絕。」色與情,愛與欲,是需要,是享受;要禁絕色情,男得閹割,女得幽閉;問題不是色情,是惡俗,是壞品味。
洋畫洋雕塑,多的是裸像;中外文學作品,鹽花處處開;大衞手執石頭,守在佛羅倫斯街頭,道德家仰望巨像胯下那偉大的小鳥,敢說色情?大學生迎新,不挑芬蘭浴室廣告,改掛安格爾的《土耳其浴室》,幾十個女人,人人三點盡露,再配一句:「跟着我說,屁眼,屁眼,屁眼……他越來越陷入隱喻的窘境:『往前,迎向無窮盡的屁眼!』」註明出自米蘭.昆德拉《緩慢》;迎新,竟「迎向無窮盡的屁眼」,把現實寫活了,校長見了,眼前一亮,會讚大家用心讀書。
說到底,色情不是問題,「壞品味」和「壞品味的色情」才是問題。
甚麼是「壞品味」?貪婪、浮淺、偽善、短視、自私、囂惡……反映在「人品」和「作品」上,就是壞品味。品味好壞,大概一半是天生的;另一半,取決於成長的「大環境」:是否有思考的空間,是否有文學有藝術的氛圍,是否有花有樹有澄澈的天空;品味,從來跟貧與富,沒甚麼必然關係。 「大學生」的壞品味,是怎樣形成的?有一萬八千個外在原因;然而,我只想說其中一個:缺乏內在的自省。已經沒人要求大學生改善社會了;怎麼還不肯改善自己,改得優雅點,好活得像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