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重溫兒時夢 - 李純恩

蘋果日報 2013/12/31 00:00


聖誕節在家閒着,看了半天齊白石畫冊,忽然興到,想起家裏還有紙墨,於是便畫起畫來。
這是幾十年沒有做過的事情。我畫畫還是讀小學之前的事。上小學之前我喜歡畫畫,整天畫,記得開學前班主任家訪,外婆還拿着我的畫張揚,逼得班主任表示欣賞。上了小學,美術課老師姓鄔,很和善的一個老太太,見我喜歡畫畫,經常主動輔導,還帶我去她家看仙人掌類的熱帶植物,教我寫生。
如此過了一年,「文革」就來了,鄔老師突然變了「地主婆」,被揪了出來,學校開鬥爭會的時候有同學揭發說我去過「地主婆」家,於是起哄要我揭發她的罪行,我當然不肯上台,結果更多人說我「包庇地主婆」。從此以後,鄔老師就沒再教我畫畫了。
再後來,不記得是三年級還是四年級,學校有名額推薦學生去區裏的「少年宮」學畫畫,起初班主任推薦我去的,還把這事情告訴了我,我很興奮。結果,別人去了。我問班主任,她說因為我家有海外關係,所以沒讓我去。那時年紀實在小,我弄不明白為什麼家裏有海外關係會連累我不能去「少年宮」學畫──這種事情在今天,大概什麼年紀的人都搞不懂──反正,那一次的沮喪,令我對畫畫再也提不起興趣,漸漸不再畫了。
想不到,幾十年後一個閒散的聖誕節,興致忽然來了,我用筆墨在宣紙信箋上亂畫,畫了一晚上,一發不可收拾,開心得要命。於是就盤算着在畫家朋友中找個師傅,跟隨學畫。這叫「臨老學吹打」,待從頭,重溫兒時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