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籽】格陵蘭冰川下 北極熊擺Pose曬太陽

蘋果日報 2015/10/01 00:00


【旅遊籽:浪迹遊蹤】
「Good Morning!4 o'clock Polar Bear!」早上7點15分船長廣播,我從睡夢中扎醒,頭髮散亂,臉也沒擦乾淨,九秒九穿上四層防寒衣,衝上船尾,甲板上已騷動,乘客睡眼惺忪引頸張望,茫茫格陵蘭海中,我看見一對北極熊母子游過船尾,爬上浮冰表演一幕天地動容的餵母乳親子show,我在發夢嗎?
零下三度的冷風吹拂,擦一擦眼睛,可愛的幼熊落力地吸吮,熊媽媽老練地用雙小黑眼睛觀察四周,牠們的同類我在旭川動物園近距離看過好幾趟,也不及此刻遠遠窺探來得興奮,食指禁不住咔嚓咔嚓按快門,貴為陸上至強的食肉動物,難得捕捉到親子一刻。
我認我走運,也得承認格陵蘭得救了,在地球先生發高燒之際,北極熊未至絕迹,親證兩代依舊肥肥白白成長,是一種恩賜,盼望從今以後,遇見北極熊不再是夢。
empty
識嘆獨行俠
剛成年的北極熊在浮冰上翻滾,像小孩在床上玩耍,可愛到極點。
冰海等三天 聽天由命改變行程
因為地理上的孤立,關於格陵蘭的一二,就只有最近網上瘋傳的紙片北極熊相片。未出發前,以為格陵蘭冰塊早付諸流水,找對時間、找對旅遊方式,原來冰極邊緣近在咫尺,從挪威Spitsbergen坐Hurtigruten的MS Fram郵輪橫越格陵蘭海,抵達世界最大國家公園Northeast Greenland National Park,亦是格陵蘭東岸的冰冠,每年8、9月冰雪暫解封,人類就能親眼看看自己對地球做過的「好事」!
敢問大自然的事,有誰猜得透?即使登上專用作極地遊的MS Fram,移近鮮為人到的格陵蘭東岸,船長也不能保證遇見幾頭海象、幾隻北極熊,連登陸哪冰川也要聽天由命。每日,按天氣、冰塊移動情況來決定航程,原定首個登陸點Daneborg也臨時取消,冰塊、冰山意料之外快速移動,平均船速如蟻行緩慢,亦步亦趨避開浮冰,咧…咧…咧…就這樣船隻在無邊無際的冰海怒吼三天三夜,人開始迷茫,我有到過格陵蘭嗎?
由plan A改到plan B,最後敲定plan D方案直驅Myggbukta,說好的Eskimoneset、Franz Josef冰川統統被冰封,船客開始有微言,「來格陵蘭,就是學會順應自然,極地探險從不設既定行程。」船上專家團長Steffen當頭棒喝的一句,喚醒全船三百多人放下身段,大自然才是話事人。當冰塊挫人銳氣,同時浮來驚喜,一個困在冰海的早上,北極熊母子游來振奮人心。母在前,子隨後,爬上浮冰餵母乳,「北極熊喜歡獨來獨往,只有母熊撫養幼熊或交配時才走在一起,母子看來都很健康。」生物學家兼北極熊專家Tomasz在船上講解,一年中,北極熊在夏季最活躍,四出尋找獵食海豹儲存脂肪過冬,眼前熊寶寶快要過哺乳期,正跟媽媽出外學習冰上捕獵,這課活動教學,確是人生中最深刻。
調皮bear 雪地翻滾識望鏡頭 
滯留海上,原以為百無聊賴,請相信有浮冰就有北極熊,每分每秒要當消防更,黃昏廣播一出,九秒九着衫、手持相機,跑上甲板候命,再一次,遇上北極王者,一隻獨行俠在冰上嘆日光浴,船駛近,冷靜地落水避走,正準備鳴金收兵,Steffen透過廣播笑說:「今日北極熊似乎很喜歡我們,8點鐘方向那隻離開了,3點鐘方向又有一隻游來。」長鏡再度架起,一小白點在船頭越游越近,好奇探頭望着人類不住咔嚓咔嚓,「今趟是剛成年的幼熊,約三、四歲,離開母熊,獨自闖蕩。」Tomasz說。牠還未意識到人類就是令海冰消失的罪魁禍首,好奇地儍氣回望,以狗仔式泳姿由船頭巡游到船尾,此時船隻停駛,以免傷及小熊。
趕快跑落餐廳露台,不得了,五米距離清楚看到寬大的熊掌在清澈海水中抓呀抓呀,頭細耳小頸長長,白毛軟滑如絲,用一對無知黑眼睛和我們對望,融化郵輪上下的人心,來來回回15分鐘,終於累了,一掌爬上附近浮冰,頭仔左搖右擺,立時水花四濺,然後把身體和頭顱栽入白雪,翻身滾地好幾趟,如小孩般滿臉雪粒,故意定格望向鏡頭,像要確保每人也拍到大特寫,便心滿意足地躺着休息。
船上有許多退休大企業總裁、機械工程師和律師,曾遊遍南北極,見慣大場面,統統為這隻調皮的北極熊屏息讚嘆。
empty
暢泳頑熊
頸長長的北極熊游水時施展狗仔式,不時探頭看看人類。
empty
人生首次捕捉到野生母熊餵母乳,全船上下也動容。
empty
每年8、9月,MS Fram郵輪載着遊客開往格陵蘭東岸探索。
empty
浮冰透出潔白、淡藍、翠綠等色彩,非常夢幻。
empty
九點黃昏時間,把山坡、浮冰倒影海中如人間仙境。
empty
霧迷天氣時有出現,格陵蘭天氣瞬息萬變。
empty
專家說Mask Oxen麝香牛是北極熊大餐之一,屍體殘骸在草地上風化。
empty
海上冰雕展看儍了眼
遊格陵蘭,是磨練耐性,天氣瞬息萬變,唯一可做是尊重大自然。格陵蘭的冰,突如其來封鎖水域,也得聽天由命。格陵蘭全島約五分之四地區位於北極圈內,八成終年被冰覆蓋,其冰蓋面積是世界第二大,掌握的水量佔全球水庫一成,若有一天冰蓋溶化,海平面會上升七米,每一塊溶冰,每一滴水,似乎都牽動着全球,包括香港都會受到影響。
從Myggbukta出海,觸目所及,是一座座大大小小白中透藍的冰山阻我去路,船上講座提及格陵蘭每一年約有25萬噸的冰注入大海,溶化速度比預期中快,想到這一點,夏末到臨仍有如斯震撼的冰海,該值到慶幸。船隻駛進冰封水域勇往直前,環顧四周都是碎裂浮冰,航道是船長小心翼翼破冰而來,流動的浮冰如仙女散花遍佈海面,駛近時擦過船身,旋轉、碎裂,在叫喊在舞動,真是看儍了眼。不遠處,三座巨型冰山如飯桌挺立於水,倒影着蔚藍的天空,感覺有如海市蜃樓,卻又真實存在。郵輪駛近會有危險,改坐橡皮艇在冰山和浮冰間風馳電掣,船身繞過厚厚一層流冰,發出劈哩啪啦碎冰聲,活潑的Kittiwake北極鷗在飛舞。在陽光的禮讚下,零下一度的低溫也不冷,或許整座露出水面高75米、長逾200米冰山在眼前,旁邊簇擁着大大小小晶瑩剔透的極地冰塊,如海上冰雕展,真的會看到熱血沸騰。
坐橡皮艇 近看三座巨型冰桌
「北極圈很少出現面積龐大的冰山,但在南極較常見。」Steffen說,因為國家公園一半面積是冰川和海峽,冰山脫離冰川流入峽灣會很易碎,「2000年以來,格陵蘭已經失去739億噸的冰,令冰蓋減少,遇上三座巨型冰桌,實屬難得。」冰山脫離冰川,在汪洋中飄浮,可能已經上千年;Steffen隨手撈起一塊冰,說道:「看,冰是無色透明固體,內裏小點是空氣,不同折射面呈現周遭顏色。」肉眼經常看到冰山潔白無瑕,是因為在結冰的過程中,氣泡走進去,或中間有極小的隙縫,所以構成內有多個反射面,可以反映天空的白、海洋之藍、甚至是湖水綠,夢幻得很。
empty
流動冰海何其壯觀,即使被困三天也值回票價。
empty
船上專家團隊有極地專家、生物學家及地理學家,為遊客講解格陵蘭的生態環境。
empty
Isfjord峽灣風和日麗,冰山白中透藍如冰雕藝術品。
empty
稱得上巨型冰山,長200米、露出水面高75米。
empty
冰本是透色,內裏空孔折射不同光源。
格陵蘭
隸屬:丹麥領土
政治:1979年自治
人口:57,000人
面積:約 2,166,086平方公里,世界第一大島
語言:格陵蘭語及丹麥語
天氣:屬陰冷的極地氣候,平均溫度低於零度,夏天攝氏5至10度
TRAVEL MEMO
•簽證:
持特區護照或BNO護照前往格陵蘭均不用簽證。郵輪:Hurtigruten郵輪專門開辦挪威、南極、格陵蘭等航綫,2016年8月24日及9月8日出發的16天National Park Expedition之旅,遊挪威Spitsbergen、東北格陵蘭國家公園及冰島,每位$56,207起(兩位起計),詳情可瀏覽 http://www.hurtigruten.com/en 、致電捷成旅遊郵輪專線3678 2080及電郵至[email protected]查詢
•機票:
北歐航空(SAS)於9月11日開通香港直航往返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每周5班航班,飛航時間約11小時,經濟客位$6,510起(已連稅)。抵達斯德哥爾摩經奧斯陸轉飛Longyearbyen登船,回程於冰島首都雷克雅未克經斯德哥爾摩直飛香港。
•查詢:
https://www.flysas.com/en/hk/ (北歐航空)
•匯率:
1丹麥克朗約兌$1.2港元(文中價錢已折算為港元)
•官方網址: http://www.greenland.com (格陵蘭旅遊局)
•鳴謝:北歐航空、Hurtigruten、捷成旅遊
empty
記者、攝影:孔詠詩
編輯:謝慧珊
美術:黃創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