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抑鬱病毒 - 陳也

蘋果日報 2006/10/13 00:00


世界衛生組織估計,全球有一億多人患抑鬱症,只有少於四分一患者獲得適當治療。香港人煙稠密,患者推斷佔人口一成之多,僅1.5%確診。紓解抑鬱症,假如不嚴重,只是精神不太集中,放自己一個長假期就好了。去到不想上街和進食的階段,其實也不怎麼樣,推掉無謂應酬,吃喝八卦的集體活動長搞長有,不爭一時。豬朋狗友頂籠給你輸送網上抄回來的有味笑話,交換友儕之間情情塔塔的糾纏關係,亂點一下時政江山,議論一下娛樂版消息。又不是「天下圍攻」,缺席這樣的聚會無蝕底。食得少還有利消脂,對一櫃子瘋狂購入的細碼衣服肯定是好事,不會因為吃脹了肚皮而報廢,連着招牌和未拆的包裝送去救世軍,是很折墮的勾當。
抑鬱症不是傷風感冒,不必口罩掩飾,外人難以察覺。那些經常在辦公室嚷頭痛胃痛的女同事,最好能同病相憐,相約去做瑜伽太極和Spa。將男女抑鬱症分流,女人比較肯承認,多多少少潛伏疑似virus。疑似抑鬱病毒像流感,跟季節有關,年中總有兩次中招,女士們忽然鬧情緒,懨懨悶悶挑三揀四,說話有骨,愛拿男伴出氣,老是嚷着要去布達佩斯做兩個月水療減壓。問她哪一天起程,她發火說你想趕她走,嫌她阻碇。同事關心,她說對方存心搶飯碗。再講下去,女人會幽幽丟下一句「真係唔想做人」。我最抑不住,這個關鍵時刻,會毫無同情心叫女人亁脆去選特首。唔想做人,不妨試吓做阿公隻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