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明年會更好 - 邁克

蘋果日報 2013/12/31 00:00


台灣這幾天有多冷?乘高鐵到了南部,總以為比較溫暖吧,誰不知午睡作了個一葉知秋的夢:在某戲院看電影,散場後隨眾離開,走到半路發覺寶藍色的Prada凱司米大衣和同料墨黑Paul Smith圍巾脫下來放在旁邊座位,匆忙間忘記穿上,連忙衝回去戲院找,結果帶位員一個都不見,經理室也沒有人,心中暗叫不妙,原本國語旁白的思維,忽然浮現「凍過水」三隻廣東字,悻悻然冷醒了。太應景的關係,縱使十分清楚那是夢境,也禁不住懊惱,一面痛恨大頭蝦自作自受,一面還要鄙視敝帚自珍的窩囊時裝精狗急跳牆,冤枉路不拾遺的台胞見到兩件破爛衣裳貪念頓起。
咪咪摸摸,將近九點才出去覓食,周圍供應晚飯的食肆都打烊了──正常開餐時間是六點,數日前在台北約朋友七點半吃國賓飯店後面呂桑的宜蘭菜,抵達時鄰近已經杯盤狼藉,雖然有一桌喧嘩的全男上班族分散注意力,我們四個不識「時務」的基佬依舊淪為服務員的眼中刺。只好幫襯宵夜的路邊檔攤,騎樓底罩了透明膠帳,當然擋不住冬夜的風情,一碗姿色平平的擔仔麵於是特別美味,擦擦嘴角意猶未盡,見到附近一檔八寶湯人頭湧湧,馬上加入輪候隊伍。氣溫和四季如夏的南洋縱使差天共地,台南倒真教我想起六十年代的新加坡,大街二三層高的老店那些五顏六色的霓虹光管,簡直是牛車水回魂。早上吃早餐,旅館對面小神廟忽然燒炮仗,一大串劈劈啪啪,久違的聲音喚起鼻尖神經線,彷彿聞到喜氣洋洋的火藥味。春聯那句「爆竹一聲除舊歲」的現實版啊,希望明年會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