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古生物奇想 - 麥飛

蘋果日報 2002/08/11 00:00


看新聞,不同人有不同反應:有人看完喜歡大發議論;麥飛看新聞,總是充滿奇想,以下是其中一個:
在渺無人跡的冰川內,一位古生物學家有重大發現,他掘出了一個遠古生物的冰屍,如獲瑰寶,萬般珍重將化石運回家中實驗室研究。經過連日研究,古生物學家累透,走到廳中呷一口咖啡,跟太太炫耀這個重大發現:「這生物真厲害!經我深入探究,這生物天生異稟,構造奇特,耐力異常。」太太自顧自看雜誌,沒怎理會,古生物學家依舊口沫橫飛。
「第一,我發現牠肩膊負重力超強,勝過奧運舉重冠軍;但肩膊的構造卻奇軟,比枕頭更柔軟。第二,這生物奴性極強,只要牠決定了要侍奉的對象,即使疲累、患病,甚至受到傷害,也不離不棄地照顧,實在奇怪。莫非有三頭六臂?我要仔細研究。」太太還是沒有反應。
「還有,這種生物擁有難以置信的忍痛能耐,為了同類,無論怎樣痛楚,即使是切膚之痛,牠都可以熬過去,實在太令人驚嘆!」古生物學家自言自語。「不過,我還未想到它應歸入甚麼動物科目。」
「『媽媽』科吧!」太太冷冷地說,古生物學家啼笑皆非。
看到很多媽媽狠心遺棄孩子的新聞,感覺很酸。為何現代的「媽媽」,跟以往的差得那麼遠?時常很疑惑,駕車要考牌,何以做父母不用考牌?車玩厭了,可以換,可以扔掉;小孩子卻絕不是玩具。這則奇想,獻給天下偉大的父母,也送給計劃生孩子的年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