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遺產與變奏 - 邁克

蘋果日報 2006/10/13 00:00


艾雪利這次來香港,為的是指導香港芭蕾舞團《主題與變奏》及《柴可夫斯基雙人舞》的排練。許多巴蘭欽當年的繆司,在他過身後都成了空中飛人,購入大師作品的舞團,會邀請她們親臨教授。由原舞者把手傳功夫,當然比單靠舞譜複製能夠確保原汁原味,尤其像巴蘭欽這麼以風格見稱,更是唯一的途徑。
剛看過一部紀錄片,以巴蘭欽舞作的傳承為題,非常值得其他表演藝術家關注。原來他逝世前立下遺囑,把重要作品當作身家,分別留給不同的原舞者,由他們肩負繼續發揚光大的責任。慣於在報上欣賞名流後代爭家產的你,或者不明白無法揸拿的舞蹈有什麼馨香,又不是可能飆升的股票,又不是可以大炒特炒的物業,簡直比雞肋還不如。而且承繼人的唯一任務不是敗家麼?以二世祖的優美手勢,將不勞而獲的祖傳在最短時間內揮霍一空,怎麼動用起「擔承」這種傷感情的形容詞來了?從事藝術工作的幸運兒,一般懂得珍惜真正的金銀珠寶,我就沒有聽過巴蘭欽的孝女賢孫,有哪一位把遺產擲去蘇富比拍賣。
記憶中艾雪利不是《主題與變奏》或者《柴可夫斯基雙人舞》的合法繼承者,但她在巴蘭欽指點下跳過無數次,肯定深諳竅門。看她一再強調第五位置足底擦地在B先生世界的重要,再遲鈍也不會不領悟,撐起二十世紀半個芭蕾舞台的「巴蘭欽風格」,其實不是空穴來風的姿態,而是源自基本功的磨煉。台上舞者發出獨特的光芒並沒有捷徑,天份再高,也必得天天耐心擦地。重複又重複最枯燥的動作,肌肉不需要經過思考自動埋位,技術熟極而流,奢侈的「風格」自然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