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老虎 - 李登

蘋果日報 2002/03/25 00:00


當年在那所教會中學念書,校裏有老師綽號梅老虎。有同學說他老家在馬來西亞,也有說他是客家人。只知他姓梅,名字不詳,因兇如山君,大家就在背後管他叫梅老虎。
梅老虎有多兇?他從沒教過我甚麼科目,只記得一次經過他的課室,在門外聽見他向學生暴喝,竟聲如虎嘯,叫我屁滾尿流,心膽俱裂。當下才曉得,他果然名實相符。又一次,見他站在黑板前,舞動着手裏的笞條在指指點點。那笞條像擺來晃去的虎尾,虎虎生風,講台下的學生,霎時間都成了沉默的羔羊。
他教的那一班,學生當中不少是外籍的黃毛小子,都調皮得像花果山的猢猻,在他的笞條下,卻莫不馴服如波斯貓。僥天之倖,中學六年,日子雖然苦得像三年零八個月,我倒從沒在他的笞條下過過一天,所以沒受過甚麼皮肉之苦。
當上梅老虎的學生,跟當上馬來之虎山下奉文的戰犯,我想沒多大分別,大抵都是體無完膚。但眼見新一代的學生,桀驁不馴,有些更兇得像豺狼一樣,那麼除了梅老虎那類教師,誰又能整治得了他們?
每所Band5的學校,看來都起碼該有一個梅老虎坐鎮才行。當年梅老虎那聲虎嘯般的暴喝,那條虎尾般的笞條,一下子竟變得十分親切,讓我對他不禁懷念起來。梅老虎,您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