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貓鼠同眠 - 李登

蘋果日報 2002/08/11 00:00


那天在北角坐地鐵,要趕去九龍灣展貿中心,看有線的世界盃直播。真不巧碰上地鐵不知又在鬧甚麼故障。
先是在車站乾等上大半天,耳邊不歇聽到唸祭文般的道歉廣播。人龍排得比萬里長城還長了萬里,就是沒有車到。終於車到了,車廂一下子擠得像大學生玩擠車遊戲。人人的五臟六腑,都打肚裏直擠出屁眼外去,車還是不開。隨着又是一連串的「敬請原諒」,好像要向乘客逐個道歉,然後向他們的列祖列宗道歉,一直道歉到我們的老爺子阿當為止。
車廂裏的手機鬧得天塌,乘客各自向八方十親九眷報說地鐵誤點之際,車忽然開動了。開是開了,只是一路走得很慢。這時車上的擴音器再吼起來,說:「本班列車將以較慢的速度行駛。」倒沒有騙你,列車就是讓一隊老病蝸牛揹着走。
這樣子從北角到九龍灣,竟然走上半個多鐘頭。平日才挺多十來分鐘。這原是陳年舊事,現在我巴巴的重提,是因為眼見我們的公用事業,實在搞得越來越像家族生意。地鐵九鐵,九巴新巴,他的爸,他的媽,當這個經濟大衰退而他們獨賺大錢的時候,以他們的服務水準來評量,車費憑甚麼鐵價不二?
眼下這個領導班子,根本官商同穿一條褲子,貓鼠同眠。為甚麼沒人監管奸商?有,只是監管的「屙屎瞌眼瞓,眼開眼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