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賭波稅重拖低賠率

蘋果日報 2006/10/13 00:00


今年六、七月世界盃,把足智彩的投注額推至前所未有的高峯。應家柏說,世界盃為馬會帶來新的投注人士,這些新球迷未有因為世界盃落幕而流失,他們還繼續賭波。他承認,足智彩投注額或已接近飽和,但馬會無意進一步推高投注額:「我們的責任只是杜絕外圍賭波,不是要把每位投注人士的口袋挖光。」
現在足球博彩是根據毛利徵稅,稅率是毛利的一半,這是全球最高的足球博彩稅率,「有一天,足球博彩將會走入跟賭馬一樣的困局,因為賠率乏味而流失注碼。」稅率愈高,馬會開盤的成本愈高,賠率就會愈低,投注意欲就會不自覺的下降。
「世界盃期間,有位立法會議員去了德國觀戰,其後他跟我說,為甚麼德國那邊博彩公司的賠率會比馬會高?我回答他:『是你們造成的!』是立法會通過一個高稅率的賭波規範法案的。」但應家柏說,馬會無意在足智彩上再推行大革新,因為傳媒在這方面的推廣已很足夠。
賭波扯走了賭馬的投注額,大約四、五成投注人士,會同時賭波及賭馬。他指出,有了足智彩,馬迷的注碼就多了選擇,把投注額重新帶到98、99年的光輝歲月,並不切實際。至於馬會構思過的波馬互串投注方式,礙於政治考慮,暫時落實機會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