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五十六年一願酬 - 李登

蘋果日報 2005/07/17 08:00


這世間可再找不到另一個這樣的紅迷了。花上整整五十六年的工夫,戀戀不捨只為了研究一部《紅樓夢》。想想看,曹雪芹亦不過耗掉十個年頭寫成他的《石頭記》罷了。
他,是周汝昌先生,差一年就到米壽之齡,最近終於出版了他的畢生心血結晶《石頭記會真》,竟一共十大冊。這當真是不折不扣的巨著,特色是把曹氏的八十回本字斟句酌考據一番。周老名副其實是摳字眼兒,每一句或每一字,都附上其他《紅樓夢》的版本讓你對比參詳,自去體會推敲。可以說,這個會真版是為了學者和真正的紅迷而著的。如此堅苦卓絕,豈但未見於前人,後亦恐難有來者。損友甲說:「這樣子跟一部小說糾纏整輩子,至於嗎?」損友乙說:「人家如此苦心,並非無因。光以文筆來說,曹氏的確是白話文的祖師爺,誰都寫不過他,老舍也得靠邊站。」
說的也是。《紅樓夢》裏鳳姐給秦可卿辦後事,毒設相思局,晴雯撕扇,焦大罵主,尤三姐殉情幾段情節,都可作白話文範本。把《紅樓夢》讀好,等於習字先臨「上大人」,之後再看其他的名著還未晚。「本地許多冒牌文字專家,其實都沒看過《紅樓夢》。」損友乙說:「都是一大幫左手掏耳朵右手掏糞坑的emptyvess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