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馬路上的奇珍異獸 - 麥飛

蘋果日報 2002/01/30 00:00


馬路上沒有馬,卻充斥着各種動物。
「白炸」——這種動物十分常見,只要一出現,所有車均會自動減速,希望「白炸」快速經過,無驚無險。因為「白炸」天生喜歡「炸」車,一不小心便會被其「炸」傷錢包。
「臭鼬」——一種以放屁為樂的動物,常見於高速公路等「跑道」,特徵為尾部有一特大特粗之放屁管道,經過會發出巨大聲響,兼留下一陣可惡的電油味。野生的臭鼬以放屁防衞,脫離險境;但馬路上之「臭鼬」則以放屁為榮,還要花錢把屁聲擴大,惟恐旁人不察覺。這種行為,實非我等偷偷放屁之人類所能理解。
「蚯蚓」——以轉洞為樂的小動物,不甘於直線行走,只要車與車之間有少許空隙,它都設法鑽進去,似乎十分趕忙,實質只趕到三幾個車位的距離。仔細看「蚯蚓」的表情,面上確實有點焦躁,或許是人有三急,才要這樣辛苦左鑽右鑽,實在值得同情。
「烏龜」——以超慢速度馳名,常見於修路工程地點附近,背部不單有如龜殼堅硬的鐵架,還會有令人眼花的箭嘴閃燈,叫大家注意它的龜速,這種「烏龜」神出鬼沒,最愛躲在急彎末端,讓車防不勝防。「烏龜」曾釀成多宗馬路事故,是高度危險動物。
「烏鴉」——天生夜盲的烏鴉,在燈火通明的馬路上,車頭仍要發出如太陽刺眼的白光,夜盲特別嚴重者,還要加裝幾盞射燈。既然是盲,多裝幾盞燈也無用,不如在車頭裝上「盲公竹」,或在車身塗上紅白間條,好讓有心人拖其回家。
《荒謬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