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洗腳盆旁的會所 - 林振強

蘋果日報 2002/01/14 00:00


雖然我家離此不遠,我不想回家。我希望一世留在這個顯赫的會所裏。
以前,我從不知道甚麼為之「顯赫」,我唯一知道的,就是那次,靚師奶放狗把我趕離她的住所;她說,那就是「遣客」。
這個會所,在這兒居住的住客,包括我,都可以享用。這會所的樣子,哇,跟五星級大酒店的lobby一模一樣,這還不是顯赫是甚麼!我最喜歡在這兒大搖大擺出出入入。以前,每走進五星級大酒店,保安人員必以懷疑和戒備的眼神監視我,教我渾身不舒服;——虧我還以為愈多星的酒店,就會愈令人舒服。
這會所的用料,嘩,正呀!雲石多過乜,水晶燈多過乜,比起我那牆壁經常滲水的住所,完全不同級數。聞說,這些雲石全部由意大利入口,水晶燈全部由捷克進口,與我住所內附送的深圳製造浴缸,當然不可同日而言。你現可能開始理解,我為甚麼喜歡在會所逗留。
會所的牆壁上,還掛有許多格調很高的西洋畫。這些東西我當然看不懂,但那又有甚麼關係呢?當你身處高格調的場所之中,無論你本身的格調多高多低,也會自動升格。
會所的後面,還有一個巨型無比的泳池,嘩,比海洋公園內、殺人鯨表演的那個池還要大,我好喜歡!泳池愈大,當然愈顯赫,在這樣高級的地方,泳池才不會小得像洗腳盆那般寒酸呢!
於是我一天到晚在會所裏流連,以及像殺人鯨在大泳池內暢泳,屋企煮飯婆叫我回家,我也諸多推搪。當然嘛,誰會喜歡回到用料奇差、牆壁長漏、細小得像洗腳盆那般寒酸的住所?
有時,我在想,可不可以不建會所和泳池,把省下來的錢,和騰出來的地方,給我一間大一點、用料上乘一點的住所?如果「顯赫」的代價,是要我住在漏水的洗腳盆內,我寧願不要「顯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