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特殊的讀者朋友 - 棉棉

蘋果日報 2002/01/26 00:00


親愛的,謝謝你的信,我看到你的信是在一個特殊的時刻,那天我電腦壞了,去最好的朋友家,這是我第一次去她自己的家,她的名字叫小妖怪。她是同性戀。
我念你的信給她和她的愛人聽。當時我們在喝酒。這以後我也一直在喝酒。還買了一堆機票跟朋友去另一個城市喝酒。我不覺得我們的生活有多麼的不平等。物質對我來說,永遠不會產生真正的不平等。
友誼和愛裏最大的一條是距離。有些關係是這種距離,有些關係是另一種距離。你的信似乎把我們的關係說得很對。但是我更想跟你說的是,我一直就是個孤獨的人。我習慣了這種孤獨。
我十分高興早晨起來只有我一個人,因為早晨起來時,我的樣子並不美麗。我所有的朋友、我所有的聚會都只是一種生命和生命相遇的時刻。別人到我家裏來喝酒,我跟你通信,這都一樣,都是一種party。
我不會太多計較到底到達了多麼深的地方和到底有多長時間。因為那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一直可以相信這種情感的純潔和必要性,並願意去為之努力和創造。
我大量的時間是獨處,並找出各種理由來拒絕出門。別人並沒有比你擁有更多的時間跟我在一起,你明白嗎?
對於我來說,生活就是一個場景接着一個場景、一杯酒接着一杯酒。畫面一直在變化、一直在變化。留下的都是最珍貴的。在這些最珍貴的事物裏,我會挑很少的一部分跟他們通信。
希望你明白我的生活和我的解釋。
希望我們永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