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以軍票 - 鍾偉民

蘋果日報 2002/07/21 00:00


年復年,國內外總有老人家扛着大疊軍票,要日本人兌換。軍票,是鬼子強迫中國人用真金白銀換的;這堆「爛紙」,全世界可以不承認,但對日本鬼子和鬼子政府來說,等於借據,證明你拿來一張紙,就「借」去我血汗若干,討公道,索償,絕對全情合理。「時限」到了,就可以不還?時限,不是由債主定的嗎?你借我一百萬,過幾年來討債,我能說時限過了,睬你都傻?就算時限沒到,老人家的時日也不會無窮盡,再拖三數載,這批「借據」恐怕就要變成墳頭的紙錢,隨風而逝。
年復年,日本政要都拜靖國神社,都不斷竄改歷史,都去釣魚台插旗,千方百計,要羞辱中國;中國人,對美國惡徒,偶然不賣帳,惡徒派飛機犯境,攔下來,包食宿,總算還以顏色;但對死不悔改的日本人,還是十分忌憚,為甚麼?他改歷史,怎麼不把核彈頭對準他?乾脆摧毀他們的歷史?最難看的,是老人家去抗議,去索償,還替鬼子擋路,不讓「借仔」尷尬。怎麼這樣沒種?堂堂大國,像烏龜?「中國向日本人借錢,欠好多錢呢?」豬朋說。難怪抬不起頭;然而,日本人,不也欠我們錢嗎?
「索償問題」和「債務問題」,問題對問題,原來等於「沒問題」。
軍票面額大,趁老人家還在,中國政府就算三折回收,對「索償者」也算照顧周到,「索償問題」就解決了;這回收的千億軍票,還給日本,「債務問題」也沒有了。要是把五六十年來的通脹和利息算進去,日本人還倒欠中國巨款呢。到時候,還敢去拜他戰犯?還敢佔我領地?他當然可以不收,那我們就不還好了;他借了錢不還我,我借了錢也不還他,大家扯平。不服氣?開戰好了,我們中國人,渡海到日本去還他們一趟姦淫燒殺,把幾個城巿夷平,也是大家扯平。要說以牙還牙,日本鬼,還欠中國一口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