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港上班 東莞睡 天天過關
常平姑爺樂於奔波

蘋果日報 2002/08/11 00:00


每天傍晚,羅湖橋頭都有數以萬計的中港姑爺拖着疲憊身軀排隊過關,趕回內地與家人團聚。現年四十三歲的鍾炳祥是人群中的一個,他每天往返東莞常平與香港之間已五年,「香港搵唔到老婆咪返大陸娶,吃得鹹魚抵得渴,但估唔到咁辛苦!」若一切可以從頭再來,這位人稱祥哥的常平姑爺說,他仍會這樣做,因為愛是無悔。 北上雜誌組
任印刷機械維修的祥哥,六年前被公司派上東莞常平公幹,在廠中認識了一位較他年輕十五歲的河南姑娘,兩人一見鍾情,隨即結合,他從此開始了中港兩邊頻撲的常平姑爺生涯。

月花三千於兩鐵路
「剛開始時好唔習慣,一早要起身趕車,迫人龍過關,好辛苦,收工又要趕過關。」現已習慣了每天早上從常平返港上班,收工後回常平與妻女團聚的祥哥形容,若放工返回香港住所,一個人面對四壁,反而覺得「好唔習慣」。
常平生活費雖便宜,但每天往返香港和常平的交通費就很大。
祥哥誇張地說:「廣深鐵路及九廣鐵路起碼有一條路軌係我出錢鋪,我一個月最少花三千元在兩條鐵路,一年就三萬六,五年就是十八萬。最慘是大時大節,過得關來,分分鐘重要畀高價才買到車票」。
五年的常平姑爺生活,練就了他在任何環境下都可入睡同時保持警覺的本領。

回家最多睡6個鐘
「喺屋企最多睡六個鐘就要起身,其他睡眠時間在路途上補番數。」祥哥未講完,太太已插話:「佢返屋企上床未夠五分鐘就打鼻鼾啦」。
說到做常平姑爺的苦樂,祥哥說:「中港兩地生活背景不同,兩人爭執必然有,例如港男給內地人的形象是喜歡滾,所以有時因塞車返家遲些少,就會被人『審』一輪」;最開心時當然是假期一家大小外出飲茶,然後一覺睡到大天光。

不見妻女睡不放心
對於丈夫堅持日日返家,鍾太說:「其實我都好心痛,我曾勸他放假才返家,但他說不回家見妻女不放心睡」。明年九月,現時兩歲半的囡囡就要返幼兒園了,「我在常平搵了最好的幼兒園,每個月學費一千八百元」,為了下一代,祥哥說再辛苦也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