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道人生:超脫深層意識的自白(李怡) - 李怡

蘋果日報 2019/01/04 00:00

世道人生台灣改革愛國自由余杰民主獨立價值觀中共李怡保守大陸統一專制民進黨思想體制

(旅美作家余杰邀我為他的新書《我是右派,我是獨派》作序。書已出版,以下為序文。)

20多年前,中國有幾位自由派的知識人到台灣訪問,在同民進黨人士談話中,他們說:大陸不民主,台獨不可能;大陸民主了,台獨沒必要。民進黨那時還沒有執政經驗,他們這樣回應:中國不民主,統一不可能;中國民主了,統一不必要。

假設這些中國知識人和民進黨人士都有自由民主法治的理念,從這段談話中也可以看到他們之間的基本差異有多麼大。可見一個人由他的成長經驗、所處的社會環境和從父母師長傳承的價值和觀念基礎,是多麼深刻地內化到深層意識中。在我人生歷程中,與無數政商界和知識人交談,發現不論當過多大的官,商場上取得多大成功,讀過多少書,學術上多麼有名,去過多少國家,在國外生活多久,骨子裏的東西,包括根深蒂固的價值觀和狹隘無知的境界,真是畢生都難以改變。

中國大陸人與台灣人的民主觀念,大致可以從上面的對話中看到根本區隔。許多中國自稱反一黨專政的自由派,他們對中共時政或許鞭辟入裏,但講到愛國,講到統一和獨立,就不會去思考理據,而是幾乎本能地反應:愛國就是好,不愛國就是壞;統一就天經地義,獨立就彌天大罪。

在中國大陸生活過或在香港同中共打過交道的人,還有一個普遍觀念,就是中共的絕對權力是不可挑戰的。他們會對專制政權批評、諷刺、挖苦,但講到用另一個力量去取代那個政權,就似乎在他們想像範圍以外了。他們批評專制政權,但大都寄望中共體制內改革,而不是要改革體制,實際上是乞求不要傷筋動骨的廉價改變。許多在香港爭取民主的人士,也擺脫不了這觀念。

中國民族的奴性傳統且不說,上述深層意識則是1949年中共建政後實施專制統治和成功洗腦形成的。特朗普暗指每一個中國留美學生幾乎都是間諜。這說法容或誇大,但上述深層意識,確實具備當間諜的思想基礎。

中國知識人中,近十多年我發現一個例外,就是余杰。他出生、成長及受教育於中國大陸,卻能夠跳脫那種深層意識與狹隘境界。

「我是右派,我是獨派」的概括,已經超越了中國一般反對派的認識基礎,儘管從西方自由主義或保守主義的認識中,這可能只是常識。我個人也是從香港的中共體制中走出來的,深知即使是常識,因為與自己固有觀念衝突,也不易植入。

從他寫的這本「思想自傳」中,我發現他的超脫狹隘意識,與他的年齡很有關係。他十多歲思想成熟時,正值80年代後半段的中國思想開放的年代。就像寒冬中有幾天回暖,一些植物就爭分奪秒地發芽一樣,在封閉的社會,只要開出一條門縫,自由的空氣就會催生出一些奇葩。

我一直留意及欣賞余杰的寫作,他的思考、論述,不僅在中國難以見到,在海外也屬難能可貴。儘管他只是發表言論,沒有參與組織活動,但不容於中共政權是很自然了。離開中國後,他仍然著述不輟,而且永遠探索新的思考領域,總算不負到了言論自由的天地,讓自己的自由思想和寫作才華盡情揮灑。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