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賊城小點一二 - 鄧達智

蘋果日報 2013/12/31 00:00


說巴黎,總不能將小偷盜賊數眾的事實罔顧。
巴黎朋友飯聚,頭盤未過,酒未三巡,話題迅速扯到各自被搶,被偷,不甘損失爭持間,被踢被推被打各式伴餐調味料……巴黎外號多,「花都」至老套,如今情況,「賊城」逃不了!
巴黎的警察至頭痛,法例本為進步文明人訂立,家陣卻保謢了來自東歐、中南美、西北非及中東;東南西北中都齊全的各式小偷盜賊毒販人肉拆家……而法國,尤其巴黎警方卻因此被國際人士駡個狗血淋頭。
阿劍自廣州到巴黎遊學3年。過去廣州人,尤其女性,最低消費;曾被搶手袋荷包起碼一次。對付小手,他怎會沒經驗?老貓燒鬚,竟然在……以為浪漫無限的巴黎曾被割開書包拿走電腦,又被曾被扒走褲袋荷包;不久前自提款機插咭取現金,光天化日,兩名雜色少年,眼看頂多15、16,毫無懼色,在他插咭後,意欲按制改變密碼……內地訓練,先不錯愕,迅速揮手兩巴掌送到其一少年臉上。對方錯愕,然後跟賊伴投訴被打;關鍵是,法律保障,二人做世界,其一作證,可隨時反轉,賊喊打人,將本來受害人繩之於法。
這文明法律累人!
強國廣州人阿劍那會如此容易就範?你以為得把嘴港燦?趁童黨措手不及,即按扭停止取現金動作,取回咭無後顧,然後追打衰仔,憤怒火遮眼,一心打盲其一的眼,打爆另一個把嘴,看你如何作證?你皮膚黑,怎夠強起來的中國人心黑?莫欺負以為大半個世紀前東亞病夫,起碼追到踢了幾腳,消消氣息息怒!
另一位朋友首次到歐洲,大家忘記提醒他警覺,坐地鐵,人滿之際,先感覺後褲袋被摸(不是屁股),那裏沒放任何東西,納悶間,發覺左褲袋的銀包已到達口袋邊,發覺得早,立刻按着,旁邊東歐長相青年跟朋友身後另一少年,打個眼色,毫無歉意,對朋友做個鬼臉;猶似留個印記,今勻聲東擊西失敗,有緣下次幫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