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升旗禮 - 吳靄儀

蘋果日報 2002/01/14 00:00


元旦日金紫荊廣場的升旗禮引起爭論,其實最需檢討的是七月一日回歸紀念的升旗禮。我認為這是最重要的典禮,遠較那些酒會和歌舞滙演等熱鬧場面有意義。國宴榮耀的是政要權貴,國旗卻是屬於每一個人民的國家象徵。我們橫眉冷對當權者,但莊容肅立於國旗前,就是因為國旗代表的是無數認同的人民的尊嚴。
國家有國家的體制。升旗要在日升時份,在眾人沉靜等待中升起。尊嚴不在於排場上的耀武揚威,而是體現於端莊的態度,及一絲不苟的禮儀。遺憾的是,九八年我第一次參加的回歸日的升旗禮,卻令我留下深刻的惡劣印象。為了遷就本地有身分的大人物的習慣,升旗禮在早上八時舉行。那辰光太陽早已曬得熾熱,穿戴整齊的嘉賓熱得汗流浹背,不少人耐不住熱,迫得暫時脫下外套,賓客互相談笑,一如酒會。一時國歌奏起,連忙打住,升旗不過是兩分鐘的事,辦妥完結,隨即進大廳繼以早餐招待會。我受不了這樣的升旗禮。
我沒有見識過英國人的升旗禮,倒經常注意在和平紀念碑的下旗禮。英國人文化不同,對國旗的尊敬往往帶三分自嘲,可是那個下旗禮卻簡樸得來嚴肅,天天如是。我看過港督府最後的下旗禮,那天威爾斯親王也在。嘉賓閒聊着好像誰也不在意,忽然間有一個幾乎看不到的含蓄的身體語言變化,空氣驀地沉下來,然後風笛悠悠奏起,國旗徐徐飄下,帝國的黃昏,就那樣莊重而尊嚴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