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有制引領中國前途

蘋果日報 2004/02/04 00:00


曹長青

「每逢佳節倍思親」,愈來愈多中國人要「不遠萬里,回到家裏」,春節期間和親人團聚。可那是一條「萬水千山『不』等閒」的艱難之路。中國的電視播出,在火車站,人山人海,排長龍購票,而一票難求;在站台,萬頭攢動,如同大包小包落玉盤,湧進火車;在車廂,寸土千金,一座難求,有人甚至要站幾十個小時。媒體報道說,二○○四年春運為期四十天,有學生流、民工流、探親流,形成客運大高峯。
北京不斷自豪地說,過去二十年,中國經濟增長率平均每年高達九點四。但為甚麼今天還是買票難,回家難,和二十多年前我在中國上大學時,回家探親的情況一樣?
我在美國居住了十多年,了解到美國人更是熱衷旅行,過聖誕、感恩節等也是急於回家團聚;但在美國從沒有一票難求,回家如同登蜀道的情形。相比之下,更強烈感覺到中美反差之大。兩國人口差別並不是主要原因,根本原因是,美國是私有制,有充份的市場經濟;在這種制度下,只要有需求,就有供應。
中國想解決春運難題,必須走運輸私營化,尤其是取消對民航的國營壟斷。中國去年客流量是十九億人次,其中汽車承擔十七億,火車一點四億,飛機才佔零點六億。火車和汽車都受到線路等限制,但飛機則可以開闢很多航線。
例如美國的天空每天有五萬多架飛機,如果每架載二百乘客,等於每個月把整個美國近三億人口運到天空一次。二○○○年,美國乘飛機的人次有七億,坐火車的是二千二百五十萬人次,而坐汽車長途旅行的比例更小。
國營壟斷民航,必然帶來高價格、低效率。深圳的一對夫妻朋友今年春節回濟南探親,二個半小時的飛機,兩人來回機票竟近七千人民幣,快一千美元了,相當一個普通中國工人半年的工資。而我最近訂了一張從紐約到加州聖地亞哥的機票,橫貫美國的六小時飛行,單程機票才七十九美元。而從紐約飛北京、上海、香港等亞洲城市,往返票價一直在六百美元左右。
再比如,十五年前剛來美國時,往中國打個電話提心吊膽,因為每分鐘三塊多美元。後來美國電訊改革,打破國家壟斷,長途電話費直線下降,現在往中國打電話,如用電話卡,每分鐘還不到二美分,簡直像不花錢一樣。
二十世紀的歷史已做出裁決:資本主義能提高人的生活品質,而共產主義帶來的只是赤貧和災難。資本主義的重要法則是:私有制和市場經濟。
過去二十年來,美國的經濟增長是德國的兩倍,是法國的三倍;美國人口佔世界百分之五,但產值卻佔全球的百分之四十三;歐盟十五國的全部經濟能力,才比美國多一點。主要原因是美國實行了更充份的市場經濟和私有化。美國的國營成份目前低於百分之十五(英國低於二十,法國德國都高於二十四);美國的汽車、航空、石油、礦山、金融、電訊等各領域均實行了私有化,近年連監獄和消防都走向私營,美國已有二十六個州的一百六十所監獄交私人公司管理,三分之一的消防隊已私營。
充份的私有制才能帶來真正的市場經濟,其核心價值是消費者決定一切,人民選擇,由此為民選政治制度奠定基礎。這條西方國家都一直在成功地走的道路,也必將是中國的唯一選擇。
……………………………………………………
作者原為《深圳青年報》副總編輯,一九八八年起居住美國,一直為美國華文媒體以及港台報刊撰稿,並為美國之音和自由亞洲電台做評論。他的文章逢星期三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