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啱啱好」 - 鍾偉民

蘋果日報 2002/01/30 00:00


有一種境界,叫人神往,那就是「啱啱好」。
寫文章,甜酸苦辣,濃淡合道;曲不高,和不寡,也不惡俗獻媚,總之人見人愛,那就是啱啱好。寫完,字數啱啱好,不必費神刪削,不必編輯砍伐,不添亂,不招怨,那就是啱啱好;啱啱好,事業就好。
吃飯不過飽,不鹹不淡,不寒不燥,啱啱好;春寒料峭,穿衣,厚薄也啱啱好,身體一定好。擇偶,有人一個啱啱好,有人兩個不為多,三個啱啱好;明白多少才是自己的「啱啱好」,魚水和諧感情好。我養兩頭貓,一隻在屋外,一隻在屋內,啱啱好。
醜女問:「我想在演藝界發展,你說好不好?」「好,等於不好;不好,等於好。」這麼答,不傷人心,啱啱好。最怕遇到一種人,懶怠無能,每年寫幾百字,常來問:「我想做作家,你別霸着專欄,讓我寫幾天好不好?」「你是廢人,沒天份,請死心!」這麼說,打壓了他的「理想」;鼓勵他,卻等於害他浪費青春。
左右為難,遇上這種人,只覺得頭痛;其實,由他繼續做夢,繞過問題,回一句:「專欄不是私產,不能隨便轉讓。」啱啱好。
行住坐臥啱啱好,做人就能從容,就能雍容。
甚麼時候抓,甚麼時候放,進退得宜,啱啱好,那更是生存的大學問。我太毛躁,總學不會啱啱好。豬朋要娶妻,問我好不好;我認識他要娶的「老婆」,我說:「娶一頭豬,還是比娶這東西好。」說完了,覺得不算「好」;但說了真心話,感覺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