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過 時 - 鍾偉民

蘋果日報 2006/10/13 00:00


我是一個過時的人,我讀過時的書,看過時的報紙,睇過時的電影,愛過時的朋友……
過時,當然和過期不同;過期,代表沒有價值,可能有毒,有菌,需要揚棄,而且,不宜違法出售;過時,就只是「不新鮮」而已。
新鮮的書,每月推出千百本,沒經過時間的淘汰,滿眼沙石,又不是出爐的蛋撻,何必趁熱吞吃?
報紙,有些人,因為工作需要,不但要看,而且要爭着看,看得慢了,會失了先機;我沒有什麼先機,後機,遲看早看,或者不看,沒什麼分別;最近,找到些去年夏天的報紙,隨手亂翻,發現當時小黑明在澳門開文化雜貨舖,有個大頭漫畫家以他的奮鬥史為題材,畫了些四格漫畫,偶然把我當配角畫進去,照例醜化,因為是過時的事,看着,自然不生氣;而小黑明的「黑店」,也早已執笠,成為過時的店。
剛看完《達文西密碼》,過時的影碟,黑沉沉,看得人頭痛。穿鑿附會,隨便編個故事,讓寃大頭花一百幾十塊錢,來個「歐洲教堂博物館半日遊」罷了,場景,多是人人可以去看的實物,電影最大的開支,恐怕只是支付給湯漢斯等大明星的「導遊費」。
這樣一齣悶戲,真不明白為什麼會引起那麼多的議論,那麼多的教徒會中計代為宣傳?
電影落畫,話題過去,耶穌有後裔,沒有後裔,又有什麼關係?黃金時間,還不是得讓給施明德和陳水扁?
而且,聖人難道就不能生仔?孔子和釋迦有子嗣,留下來的偉論,就會大打折扣?
信仰,說到底,講求一個「信」字,信者沉淪,信者得救,存乎一心;大家同樣講神講鬼,何必手忙腳亂,去「正」什麼視聽?連擾攘,晃眼間,也過了時;過了時再看,耶穌就算真有個女兒在你樓下快餐店門口賣報紙,你也會覺得不過如是。
我可以享受那麼多過時的幸福,思前想後,多少是因為我寫的,是過時的文字;賣的,是過時的東西;在我店裏,沒有新鮮的石頭,一塊田黃,放久了,會變得更值錢;過時的人,做過時的生意,原來相得益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