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俏 象 - 林振強

蘋果日報 2002/09/14 00:00


很不明白,為甚那麼多人愛選擇貓狗做寵物。我不畏強權,不懼老虎乸,卻害怕貓狗。
每聽見狗吠,就心慌意亂。討厭的是,很小的狗,也吠得很大聲,太像小人了。那些不吠的狗,他們又說是會咬死人的,真煩。而且,無論大狗小狗,牙齒也尖得厲害,我怎可以抱起這些尖牙禽獸,讓那些沒有人性的尖牙齒,對準「泵動」我的人性的大動脈?
至於貓,我總覺得牠們太懶了,整天無所事事,只顧玩波波,玩冷球,讓我想起自己(我也常常無所事事玩冷球,雖然比較喜歡玩波波)。崩口人見到崩口碗就黑口黑面,是很正常的反應。
要是我養寵物,我會希望養一隻迷你大笨象。牠的體積不可以大過一隻貓,而且永遠不會長大,多可愛啊。我會帶牠上街,帶牠往公園、往海邊跑來跑去。牠會很開心,我也會很開心,因為準會有許多好奇的拖着狗兒散步的女子,忍不住走過來問:「哎吔,好cute呀!咩嚟㗎?」我就會嘻皮笑臉地回答:「好cute嗰個?我嚟㗎!」然後立刻補充:
「嘻,講笑啫。好cute嗰隻係迷你象。想唔想抱吓佢?」與女人說些無無謂謂的東西,即是沒有任何結果(多數沒有),我就會開心。我從來不覺得生命複雜。
我會餵些香蕉給迷你小象吃。當然,香蕉須先切碎,不然準把迷你象鯁死。回家後,我會叫迷你象用牠的迷你象拔,替我拿拖鞋,拿朱古力,真好玩。當迷你象兒長出了象牙,我絕對不會把它們拔出來,雕製那些戇居無倫的象牙塔和象牙球。
我相信我和迷你小象,將會相處得很好。人心不足蛇吞象的情形,絕不會在我和迷你象仔之間出現,因為牠實在太迷你了,貪婪的我,覺得冇乜肉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