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蛙辨 - 李登

蘋果日報 2002/03/20 00:00


PL先生足下:
拙文《霍元甲父子》得蒙垂注,更來函賜教,感激莫名。記得周星馳在電台上說過,中國武術博大精深,固非無厘頭之言。我寫了幾篇關於武術的文章,亦非如您所說是遊戲文字,其實杞憂國術未能弘揚,恐怕有絕學失傳之虞而已。
您說我抄錯書誤導讀者,未免言重。還好我說的是武功,不是法輪功,要不您給我扣的這個帽子,可大得如運屍袋了。我引述的資料,來自「河洛」出版社《武林誌》書中霍元甲重孫霍自清的三篇文章。你認為霍元甲跟日人比武是小說家言,未知霍氏後人會不會同意。
霍自清文中說:「日人當場服輸,但懷恨在心,伺機暗算。精武會開創僅兩個多月,霍元甲竟受了毒害,溘然長逝」。又:「經東閣十多年辛勤經營,分會遍佈南洋各地」。霍自清若言之無據,錯不在我。您罵誤導讀者是「始作俑者」,即是罵人家無後,這毒咒倒也咒到霍氏後人頭上去,慎之慎之。
您給我提供的資料,想當然正確,但未敢公諸讀者,惟恐又有高明訕笑我淺陋,輕信人言。
至於您指稱我文章水平一如欄名,屬井蛙之見,未免望文生義。我以「井底之蛙」為欄名,跟識見無關。這是因為本欄給安插於卑下位置,讓我如井蛙望天,而天不見,總給別人的屁股擋住。編輯之意,是激勵我上進,用心十分良苦,請您亮察。
井底之蛙(或蟾蜍,或田雞,或蝌蚪)李登頓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