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公仔公仔我愛你 - 林振強

蘋果日報 2002/01/30 00:00


逆境的時候,總愛找些開心事來想想。不知怎地,今天忽然想起公仔。
想起公仔,首先聯想起的,就是公仔書。強伯年幼時,雖然不大識字,卻非常好讀(識字之後,反而好色,究竟是不是讀書令人壞?)。那時候,北角的渣華道和馬寶道,都有幾檔公仔書檔。每個書檔,都有一張一張的木櫈仔,和一條一條的繩子,繩子上面掛着每一套書的封面。你想看哪一套,付了錢,公仔書佬就會替你把那套書找出來,然後你就坐在街邊的木櫈仔上看個飽,好開心。
那些公仔書,其實是連環圖,每頁一幅黑白圖畫,附以寥寥數字說明。公仔多多字少少,正合我意。
那時候我最愛看的,當然是《西遊記》,和《方世玉火燒紅蓮寺》之類。因為沒有甚麼零用錢,久不久才可光顧一次。不常光顧的另一原因,就是父母不准許,因為這些連環圖,有些是較為「成人」的,圖中有些古裝女人穿着小肚兜,或露出大腿。我也偷偷看過這些一兩次,看得很高興,可惜需要一邊看,一邊監察路上人流,看看阿媽有沒有剛巧路過,結果搞到自己心驚膽跳,無法專心欣賞小肚兜。
另一想起公仔而聯想起的樂事,就是玩「拍公仔紙」。公仔紙是小小的一張硬紙,正面有公仔,背面沒有。你和對手各放一張公仔紙在掌心,然後像NBA球員givemefive般對拍。公仔紙跌在地上,誰的公仔朝天就贏,戰利品是對手那張公仔紙,好好玩。當然,更好玩的,就是人人都出術,把兩張公仔相同的公仔紙,背對背以膠水貼成一張;這公仔紙降落地上時,公仔永遠朝天。好笑的是,這伎倆永遠騙不到人,除了騙倒那些年紀很小的小孩子;欺騙年紀很小的小孩子,又的確是很好玩的一回事。奇怪,想起公仔,強伯童年可從來沒有玩公仔,那個年代沒有甚麼actionfigure,也沒有Q版劉德華。近日,我忽然想買個公仔來玩,以彌補童年時的缺乏。近年強伯勤練氣功,也許我應該考慮買個吹氣公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