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中途站 - 林振強

蘋果日報 2002/10/06 00:00


不怕住埋;住埋一起煮飯仔,一起覺覺豬,很好。也不怕把天窗拉埋;天窗拉埋了,外面的人便看不見內面的她跟我在幹甚麼,我們便可以胡來,這也好得很。
但我很害怕「活埋」。原來間中有些「幸運兒」,人家以為他們死了,便把他們埋葬,殊不知「死者」在棺材內忽然「復甦」(我們的經濟也是這樣就好了!),卻苦無出路,結果要再死一次,非常的不好玩。
為了讓「復甦者」有機會重見天日,我建議現時的棺材製造商,為他們的產品加進一些設備。最基本的,就是每個棺材內,都應該備有手電(而電池可備用至少九十日),方便忽然復甦的死者致電親友,請他們盡快抽時間來接他回家。「盡快」的意思是:棺木內的氧氣用盡之前。要是你在棺材內,成功打出電話通知親友,他們卻遲遲不出現,那麼你該終於知道,你在他們心中的重要性。
我也建議在棺材內,加個無線webcam,和幾個motionsensor,好讓親友透過互聯網監察着你,萬一你突然甦醒,他們就可以立刻前來營救,或留在原位,指手畫腳,掩嘴訕笑。
另一個方法,就是索性不用棺材,設一個「生死中途站」。這個站,像茶水站一般,設在地面,讓人暫時把屍體停泊數天至一個月。萬一死者忽然決定「死唔去」,他可以在這個中途站內跳起來,行屍走肉,活動一下筋骨,然後推門而出,重投入社會,重新做人。當然,投入社會之後,他可以選擇繼續行屍走肉,像我們的一些官爺。
活,就要活得痛快。死,要死得爽快。萬一我要被活埋,我希望被活埋在大胸脯女人的乳溝之間,窒息也含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