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流冷汗的三個人 - 陶傑

蘋果日報 2012/07/02 00:00


新特首沒上台,就爆發幾十萬人的大示威,有三個人,看見這等場面,應該暗自驚懼。
第一個,是那個把高呼問題的記者扣留十五分鐘的警察。如此強橫阻撓新聞自由,最少有百分之五到一成,是因為這件事而激發上街的,這位警察阿Sir,應該問責。
隔着一段距離,記者高聲發問,即使問題令人尷尬,在「西方先進國家」是常有的事,美國總統走出白宮,在草坪外的記者,時時高叫MrPresident──總統先生,最近美軍誤炸死若干村民,你有何回應?總統可以揮手不答,但保安絕對不會拉手動腳把記者扭扯到一邊訓話。中英談判期間的八十年代,記者在繩圈外高聲問中英兩國的官員,從來沒有「喧嘩擾亂公眾秩序」罪,特區香港的警察,實在小家氣。
第二個心中驚恐的人,應該是向中國未來總書記習近平耳邊引薦新特首人選的那個人。這個人不會是香港中聯辦官員,因為他們長期混跡中國官場,深明凡事不可強出頭的政治責任,一定是一心傻乎乎「愛國」,判斷力奇差,而又能攝摸到最高領導人身邊的香港有力人士。習近平和胡錦濤日理萬機,對香港特首人選沒有審查能力和品格的時間與義務。是誰把一個還沒上台就引發大遊行的人極力保薦上去的?香港未來五年,若有重大閃失與管治災難,這位保薦人必難逃罪責。
第三個惶恐不安的,應該是新上任的人物了。當然,你可以「不知道,不記得,不關我事」的「三不」下去,把一切推給「敵對勢力」,但中國嘴巴上支持你,私底下不會相信,他會懷疑你的能力。到底這三個月出了什麼大錯,搞成這個樣子?如果我是他,開了這樣的頭,我會十分十分憂慮。
香港本是一個很容易管的地方,但如果一開頭,方法已經錯了,管治就很難。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之後,一開頭,特區時代的香港就錯了許多步,就像小學生,基礎沒打好,三歲定八十,以後走的就是錯路,但事至如今,說來話長,也不必多言,默默看戲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