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捷生雜文:意淫與「意暴」

蘋果日報 2006/01/21 00:00


《藝伎回憶錄》如期於元月中旬在大陸獻演。原先僅看過預告片和聽聞故事梗概的愛國憤青已經怒不可遏,如今更要齊齊「意淫」與「意暴」章子怡了。
「意淫」之義毋須詳解,而「意暴」二字卻甚是冷僻,這是筆者生造出來的。人類遠祖原是從茹毛飲血進化而來,狩獵、戰爭以及暴力衝動本是人類生命的基因遺傳,只不過逐步被現代文明規則予以規範罷了。美國州郡保留的狩獵區,還有Paintball(彩彈射擊遊戲),更加上風靡世界的各式電腦遊戲,其中不乏火爆血腥的內容。此乃現代文明對人類原始衝動的疏導。此外日本還有一種宣洩渠道,不知是否從香港廟街神婆那裏盜版的,即是受了一肚子烏氣的上班族到酒吧小酌之餘,便狠狠地「打小人」,把象徵上司或老闆的小玩偶選一個出來,劈頭蓋臉暴打一番……諸如此類,我姑且以「意暴」名之。
說到「意淫」心理,全世界都無甚區別,宣洩性幻想的首選物件多是影視、歌壇明星暨公眾偶像。惟獨大陸中國人則把「意淫」和「意暴」合二為一,無論宣淫或施暴的物件都首選明星一族。如豐腴的鞏俐和可作掌上舞的章子怡,斷無可能逃脫萬千「淫民」的意念魔掌,慘遭肆意猥褻。一旦大眾的意淫物件涉嫌「賣國」和「反華」,更要對之實行精神輪姦和性虐待了。
本來大陸憤青懷着如此之深的家仇國恨,大可以申請旅遊簽證去日本行刺小泉,又或偷渡入台賞給阿扁兩粒貨真價實的子彈。人家侯賽因深恨美國,便將老布殊的頭像鑲嵌到地磚裏朝夕踐踏;而大陸憤青恨日本,卻要糞潑影星趙薇;他們恨台獨,便以口水怒潑另一女明星張惠妹。
張惠妹淪為「意暴」物件,真是冤哉枉也。張惠妹為台灣土著高山族,確實和大陸沒有血統親緣,她生下來就是台灣人,等到將來兩岸統一,再讓她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也不遲。況且,張惠妹當年為陳水扁就職典禮獻唱一曲《中華民國國歌》,這算甚麼罪過?江澤民一九九八年會見辜振甫時也說他記得中華民國國歌,並即席吟唱:「三民主義,吾黨所宗,以建民國,以建大同……」張惠妹之「台獨罪」如須追究,那麼江澤民「賣唱罪」更不能放過。然而最令憤青們血脈賁張的就是自己的意淫物件,所謂愛之深恨之切。江氏乃一「老餅」而已,不值得他們去大張撻伐。
從趙薇到張惠妹再到章子怡,便可知在大陸原來既要賣藝又要賣身,搞不好還要賣心。君不見趙薇被糞潑之後如醍醐灌頂,旋即「火線入黨」(加入中共),以佑星途無恙。於是也想起了兩年前投身七一大遊行的吳君如,還有參加一二四爭取普選大遊行的林建明,恐怕已在大陸鐵血愛國志士的「姦殺」名單之中,若然兩位港星向中聯辦緊急遞交入黨申請書,不知還來得及否?
逢周三、六刊出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