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電代傳或代郵

蘋果日報 2002/04/02 00:00


一、古德明兄:抱歉趕時間,直話急急說。便中請盡快告訴我,孫述宇先生是否仍在台灣成功大學任教?年前我曾託中文大學詹德隆先生設法聯絡,至今未有確切消息。
近年我一直在學習「優雅地下樓梯」,至今仍然「下得毫不優雅」,因此對於一位「老早下得非常優雅」的老朋友,越發思念。
孫先生與我,一直保持一份奇怪的抽象的友誼。四五年前他已簽名支持「身份」用「份」。甚至一時衝動說可以借一輛車給我上街表達意見。儘管稍後他又說不認得路,改變了主意。
我也很佩服您的中英文造詣,勤奮用功,嚴肅認真。數年前曾有疑問想請您解答,依例疏懶不了了之。趁此機會,順及:「左行書」會否應該是由右至左?可惜當日剪報尚未「出土」,詳細情形我也不記得了。總之希望有機會再談。謝謝您。
二、林振強兄:一年前曾託編輯小姐致意,想跟您電談。您回說極怕打電話,湊巧我近年又極怕寫信,結果拖到今天。其實當時我是看見您通篇都是「手表」,一如阿寬某次不斷重複「儍表」、「老表」……我一時衝動好想知道,您原文是不是用「錶」,就像阿寬一樣。但現在沒有關係了,本版文章已可自由選擇用「身份」和「手錶」了。(我們會再談嗎?)
(編按:石琪外遊,陸離暫時代筆。)

陸離
電郵︰[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