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都關我事? - 蔣芸

蘋果日報 2018/11/16 00:00

我的醒是我更深的夢蔣芸關我事

外地朋友來電取笑:怪不得那麼忙,好像什麼事都和你有關……聞言一驚,真是前所未有的評語,仔細想來卻也不無道理;這幾年來,發生的事那麼多,遠的先別提,近的,大哥突然在八十歲生日之前離開人世,二哥因為女兒鬧離婚,兩老趕着赴美舒緩緊張的局勢,妹妹忽然要帶已成家的女兒女婿外孫兒女和兒子兒媳孫子孫女一家九口赴台灣香港轉一圈,雖說是她大手筆送出聖誕禮物,但沒問兒女怎麼想,我建議她不如各送一筆大利是可也,別一廂情願的以為兒女兩家樂於攜兒帶女來陪伴老太太;妹妹聞言十分不悅,說是彼此觀念不同,似乎怪我比她更西方思維,然後我的同事肺炎入院康復得比較慢,又突然要求週六不返工,本來像我這種樓上鋪豈不是靠週末食糊,這不情之請我也答應了,週末就變成了我的事。

想落那朋友說的也沒錯,生活在人與人接觸頻繁的社會,除非無知無感,否則那件事與己無關呢?尤其像我這樣一個老馬有火的人,怎能凡事都維持好風度;得體的微笑,輕聲細語的說一聲:哦,是這樣嗎?哦,這也沒問題,容我想想。我也想這樣啊,輕輕的說、慢慢的笑、遲遲的表達,或者喜怒不形於色,只可惜血液中奔流的一向不是小河清溪的潺潺涓涓,你叫我說什麼好呢,以前不是,難道到行將就木忽然轉性,那也太難了吧。

最有趣的來了,這位朋友將他倆今後的行程相告,清邁住一個月、三亞避寒別墅已裝修好,要我幾月幾日空出幾日來,哈,輪到我回敬了:怎麼你們何去何從也關我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