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一箭雙雕 - 邁克

蘋果日報 2016/10/23 00:00


由巴黎乘歐羅星去倫敦看戲,除了必須帶護照,其實比從中環搭地鐵去沙田大會堂更舒適方便,起碼不必在九龍塘轉車,於千萬人之中碰碰撞撞玩「噢,你也在這裏嗎」的遊戲。可能因為不是貴人吧,上星期和前星期兩度造訪,天文台雖然都預測抵埗有雨,但出了聖潘克斯站陽光普照,一路走去費德街的小旅館,風景明媚得很。這區以前沒有住過,印象中環境偏於冰冷,周街不是悶出鳥來的律師就是大狀,這次選了它,當然是貪圖地點靠近演京戲的孔雀劇院,老人家唔捱得,半夜三更散場,流鶯一般站在街頭飽餐寒風等night bus,講笑搵第樣。想不到離開兩間計劃瀏覽的美術館也很近,尤其是展出Bjork Digital的森馬錫樓,行兩步就抵達,泰特摩登在南岸,往聖保羅教堂方向進發,沿美麗廉必治過去,也不過二十分鐘──文明人口中的「千禧橋」,嚐過前殖民地甜頭的走狗總覺得帶粵語口音的通勝式翻譯才過癮。
此橋啟用不久走過一次,一踏上去該死的畏高症竟然發作,傍實同行兩個壯漢一個壯妹,好不容易才捱到彼岸,之後敬而遠之。一支公明知山有虎還滾搞自己,一來想測試病情有沒有好轉,二來公共交通工具非常不用家友善,寧願博一博,腳震最多哀求慈悲陌生人扶持,說不定還會遇到體老恤貧的靚仔哩。你一定問,阿伯論論盡盡,為什麼鋌而走險,答案是數月前泰特新翼開幕,建築界小朋友讚不絕口,照片看不出奧妙,非親身體驗不可,加上機會難逢的Georgia O'Keeffe回顧展,一箭雙雕的誘惑不可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