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EmanuelUngaro遊牧東西頌自由

蘋果日報 2002/01/30 00:00


東方情懷歷年來都是西方時裝設計師愛採納的元素,但普遍來說,效果多是適得其反。二○○二春夏EmanuelUngaro的HauteCouture新作,亦大量取用東方元素,融入了游牧民族風情及中、日風格,亦呼應了Ungaro所言,是源自一份對自由的歌頌。 記者LeungKamChing、ChanChiLam巴黎直擊
雖說時裝界新人輩出,但在象徵法國文化歷史的HauteCouture範疇內,並不見得新人有所作為。
就以上任與現任Givenchy的舵手、AlexanderMcQueen與JulienMacDonald的新派思維為例,都不能把HauteCouture的經典表達出來。於此,老牌設計師的實力及功架,才更顯得彌足珍貴。

盡顯大師光芒
在六十年代與PierreCardin及Courreges並稱「BigThree」的EmanuelUngaro,在成衣系列上退下火線,專心一年兩度的HauteCouture設計,輕盈利落地顯示他的大師光芒。
二○○二春夏EmanuelUngaro的HauteCouture新作,如Ungaro所言,是出自一份對自由的歌頌。原籍法國的他,今趟嘗試把東方靈感運用於新作上,充滿ethnic感覺的中式、和式印花和鬆身剪裁,與Ungaro最signature的通花釘珠喱士bottom來個完美結合。

配襯貝殼木刻
而頸上或腰間的accessories則是帶着游牧色彩的貝殼木刻details,出來的totallook卻有着傳統法式的Ungaro感覺,成功把東西元素融滙於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