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堂不在好遠行 - 鄧達智

蘋果日報 2012/07/02 00:00


高堂在,不遠行。
照計,自己一點都不算孝順,父母在生時一直遠行,是很遠去很久的行旅,老人家早已習慣,起碼相比自己學生時期神龍見首不見尾態度優秀多許多。那時年不似今天上網電話恁方便,我媽根本只能自我平均每週一張明信片得知我大概一個星期十日前曾經身處位置的風景,比單一文字的信件好很多,而我爸?根本不太記得曾否給他寄過信!
墨西哥,摩洛哥,聖地牙哥,斯德哥爾摩……仔啊仔到底你身在何方?再下來習以為常不再詢問;南美洲,澳洲與長洲,馬灣與台灣,元朗與伊朗相距多遠她才不過敏關心反正放了心。也非足不出戶保守人,鄉里周圍方圓數十哩的同代女性很可能她去過的地域比任何人都廣闊。
唯一一次因為母親,放棄出門,那是年初農曆年期間本應飛南極,時間靠近她的手術,慣性;「阿媽點會有事?去啦你去啦,屋企咁多人喺度……」尚幸沒去,母親自此一病不起。雖然中間去過東非與越南,也是在她比較穩定的期間,之後一應出門計劃全數放下。
高堂不在,孑然一身,姊弟自有家庭親厚,這時刻想起《阿飛正傳》劉德華的角色,母親離世,解下警隊工作,浪跡天涯。那是劉華拍過所有電影當中最繫心的一套將情感淡然往心裏藏,肉身無牽無掛行船走馬去,再不用擔心有父母門前期盼等候。
信佛者有話;「無怨不成夫婦,無仇不成父子,突爾升級無怨無仇,幸!」
母親高壽辭世,鄉下人稱謂「笑喪」,生前愛花,家中恆常大束大束紅色香檳色玫瑰,湯碗大的百合,亭亭跳舞蘭,五顏六色桔梗(多謝好友雞髀),靈堂擺設也以上面喜氣洋溢諸花為主。除了南無師姑念誦,還挑了她喜愛觀賞天鵝湖,柴可夫斯基音樂伴魂。
無怨無仇父母後,前面的旅程將會更多更密更遠,一圈又一圈自己的人生也已去到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