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病人治港 - 鍾偉民

蘋果日報 2002/06/04 00:00


不愛賭博,討厭足球,只是不明白,一夥人圍着電視,興高采烈,「我買中國打贏全世界,你呢?買誰贏?」忽然,大家都噤聲,原來鏡頭前出現一個鐵面人,警告:「賭波」是犯法的,不對的,會判重刑的。
奇怪,活到這把年紀,大家都會對自己的行為負責,怎麼多了個凡事管的「爸爸」?生活的趣味給剝奪了,不必賭,大家都輸了。
香港和澳門的關係,向來不壞,可以合作的地方很多;可惜,爸爸的爸爸,趕絕了「自己人」,又要把近鄰的「外人」趕絕。好了,外圍投注站關門好了。但爸上爸,惹惱澳門人,破壞和諧,有甚麼好處?
港人的肥水不再外流?又錯了。大家乾脆到澳門去賭,一賭十天半月,賭場,固然受惠,更「帶旺」酒店、食肆、娛樂場所;港人輸出的血汗錢,更多了;但在那裏找到趣味和自由,值得的。爸上爸損人不成;要利己,反而敗家。
錢,該用不用;不該花的,亂花;儲備沒有了,就發窮惡,強逼公務員減薪,減薪,當然招來怨憤;但公務員反抗,舉措失當,露醜,又惹百姓忌恨;沒來由地挑起官民間的敵視和仇恨,這爸上爸和慕少艾的老兒子,每年能省多少錢?三十多億?原來只是三十多億!
爸上爸多做多錯,一個小錯,這三十億,還不夠賠。澳門,小得很,但今年頭四個月,賭場收入六十多億,賭稅,就二十多億元;大部份,還是大陸豪客貪官付的呢;澳門的賭稅花不完,都送來接濟講道德的香港政府,公務員,就不必減薪了。
人家厚鏵,「華」字添「金」;我們建華,敗金,但「建」來「建」去,「建」甚麼來了?已經不是有能力沒能力的問題,根本就有病;病人治港,好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