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咩裂啫,不知幾愛 - 畢明

蘋果日報 2014/11/09 00:00


「我們結婚吧」。 “Life is perfect today, I wouldn't want to spend it any other way, than like this”,一首歌這樣響起,唱着甜的歌詞和暖的音符,心頭一陣軟糯,就算是列寧,談這樣的戀愛聽這樣的歌,革命也不會成功。不一定要是貝多芬的Appassionata。和你在一起,“life is perfect today”。
放工了,她上車,依偎着他的臂膀,他的臂彎,山明水秀風光旖旎,是全球她最想去的地方,美得不要行李。
他是她的司機,她是大集團董事長,二人在談最美好的戀愛。(你有沒有「吓」了一聲?)
清晨,他駕着電單車到她家接她,妙齡女生在家門外和他聊着,媽媽出來了,上了他的電單車。一路上,她從後輕擁着他,笑意從心頭泛起直升上眼睛,一閃一燦。由早到夜,二人像小情侶在拍最可愛的拖,偶然親一下。回程了,兩盞笑容依然像長明燈,她仍坐在電單車上從後輕擁着他,樹很靜,天很靜,心很靜,他們在談刀槍不入的戀愛。「我們結婚吧」。
媽媽,至少也四十多歲了,情人小男生該有20歲,二人在談最美好的戀愛。(你有沒有嘴巴O了一下?)
“I love the way you brush your teeth, I love the way you comb your hair, I love the way you look back to make sure that I'm still there”,總之愛你的一切一切一切一切。多平凡多細微,都愛。這對情人,一起快30年了,還是愛着,甚至宣之於口說仍然「愛!」出門前,為對方理好衣衫領帶,幫着對方穿好鞋,家常而平淡,默契在空氣裏,愛情在血液中,一起出門了,還深深的吻一下。誰都會說:你們結婚吧。
這一對,阿祥與阿明,71和53歲,一對he he。他和他,不單是廣告演員,現實中也是真正的同志愛侶。二人在談最美好的戀愛。(你有沒有下巴掉了下來?)
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是台灣伊莎貝爾喜餅的廣告:「在愛面前,人人平等」。不分地位、年齡、性別,有愛無類。善良簡單而美麗,枉香港的嫁喜禮餅廣告還是那樣落後陳腔,可怖地娘。
愛,不一定得一個款式一種口味。
愛也不因誰看不見而不存在。
有說雨傘運動令人與人關係撕裂,但我真的認識不少家庭、親朋、同事、同路人,因雨傘而團結起來,親厚起來、感情大進起來friend晒!也是有的。因了解、因重新了解,因增進深層次了解而加深了愛、活化了彼此之間的牽繫,也絕對是有的。幾多人重新認識了自己,重新認清了自己的選擇和價值觀,重新認得了麻木的勇氣和衣櫃裏的良知,更多人重新認識了朋友,重新認識了家人,重逢久別了的舊同學舊同事,如故,又更勝從前。原來大家都是和平理性有承擔的人。在高牆前,原來這裏那麼多雞蛋會發亮,在風暴前,原來這裏那麼多雨傘會開花。
這是香港的重新和重生。
我重新認識香港, 重新認識旺角,重新擦亮生為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和驕傲;更親切地愛上金鐘好風景,更熱血地鍾愛守旺角的義氣仔女。有幾多人,從未如此深切地心繫香港,從未如此壯志豪情地守護這個家。當大家的集體願望登陸獅子山峰,誰不想直奔上去全人類來一個大group hug。那是多麼強的大愛!
雨傘,凝聚了那麼多美好善良優質的香港人,沒有人可以否定這種正能量。沒有團結,沒有和平和愛,整個運動怎能走到今天?
別祇看見高牆,去看看連儂牆。
那下一步是什麼?誰說得準。可能是甘地說的:原諒。他說改變世界有十個基本,其中一項是"Forgive and let go. The weak can never forgive. Forgiveness is the attribute of the strong”。雨傘要強壯就要懂得原諒。原諒,才可以move on。有很多香港人不是敵人,一樣希望有真普選,祇是不一定認同佔領作為手段。不要敵視更不要仇視這些人,就算是支持警方執法的某些藍絲帶,“An eye for an eye only ends up making the whole world blind”,敵人是暴力,是不公義。
核心戰友是大定的了,下一步要爭取的是外圍一點的同道。擁抱他們,不要推開他們。像伊莎貝爾喜餅智慧策略的美麗,傳統有情男女是primary目標受眾,贏得了,下一步當擁抱secondary 非傳統愛的族群,那市場佔有率就會爭大。普選面前,人人平等,就算對方不認同雨傘,有些是認同普選,認同和平、認同理性的,找方法再溝通,放開彼此矛盾,理想一起去追。很多僵化了的父母子女關係,「父母為我們哭泣,我們為將來哭泣」,裏面實在無仇,別忘了,初衷是愛,愛裏有恕。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ANSCeE5EhI#t=152